咕咚网

都市之万界时间神豪,都市之我是神豪王,超级神豪玩转都市,都市之看电影提取万界

发布时间:2019-11-13 02:13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乔昕沫下意识的看向后车座,感受到男人深沉的眸光,又看了一眼昏昏欲瘫的顾禾,咬咬牙,麻烦了! 上车后,她报了地址,车子缓缓前行,乔昕沫忽视身旁强大的气场,看着已经歪在她身上熟睡的顾禾,只觉得眼皮也一点一点的沉重…… 周琛炀侧首睨了一眼身旁睡着的女人,白皙的脸蛋,纤长的睫毛宛如一柄弧扇,娇艳欲滴的红唇轻浅的喘息,他突然没来由的有些焦燥,这种狂热的感觉,已经好多年不曾有! 他扭头移开视线,对着前面的高城吩咐道,明天去查下她资料。 突兀的一句话让高城差诧异万分,本来上次救了这位小姐已经是毁他三观,这次居然让他调查? 这是不是代表不食人间烟火的先生对女人感兴趣了? 他也不敢多问,低声应了声,是。 乔昕沫睡的昏沉,感觉到有人晃着她的手臂,她有些不耐烦,别打扰我睡觉。 说完这句话,她后知后觉,察觉自己现在坐在周琛炀的车子,抬眸就对上男人漆黑带着薄笑的眼眸,口水擦擦。 乔昕沫下意识擦拭下嘴角,到……到了? 周琛炀看了眼窗外,勾了下唇,如果你想赖在我车里睡觉,我也不会介意。 乔昕沫简直窘到爆,也知道他是故意戏耍自己,大力推开门,架着顾禾就狂奔…… 到了家里,她将顾禾放在床上,也沉沉的睡了过去。 翌日起来,已是太阳当空照,她简单的收拾洗漱,就上网投简历。 因为她休养的半个月,被主管给辞退了,她之前从事的是行政管理,所以投出的还是对口的公司。 接连几天,她都没有出门,一直都在等公司给她回执,第四天,顾禾询问她工作怎么样了,要是实在没找到工作,就去她的工作室帮忙。 顾禾家境还算富有,父母开了家连锁超市,她大学主修的是美术专业,所以大学毕业家里投资给她开了画廊。 乔昕沫倚在沙发上,有些无奈,别,我没有艺术细胞,别去了给你添乱,况且你那边也不需要闲人。 你哪里是给我添乱啊,就帮帮忙,工作带着找,现在是市场饱和期,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,更何况,以你现在的能力,肯定要找个高收入的,到时候跟你继父打官司肯定也需要不少钱。 我知道。所以她投出的简历都是在海城排的上号的企业。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,她看了眼来电显示,是个陌生的号码。 喂? 是乔昕沫小姐吗?你在恒济所投的秘书一职通过了,请于明天上午八点来公司面试。 乔昕沫挂了电话,抓住顾禾的手,欣喜若狂道,禾子,我通过恒济的面试了。 我就说你能成功的嘛!顾禾也是替她高兴。 晚上临睡前,乔昕沫站在衣橱前,看着一排溜的白衬衫,有些纠结,禾子,你说我明天面试穿什么衣服比较好? 之前她所在的公司都属于中层,她平时工作都是白衬衫,黑色包臀短裙,加上她比较节约,所以也没买什么衣服,但是恒济不一样,在海城可是名列前茅,也不知道具体要什么要求。 杞人忧天,顾禾手臂撑着脑袋,美眸睨了她一眼,以你这姿色穿什么都能驾驭,你就穿之前的呗,我敢保证,他们见了你,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。 乔昕沫失笑,你就跟我贫吧。 站在恒济的大厦下,乔昕沫整理下自己的装容就迈了进去。 到了规定的会议室,里面坐着三四个女人,都是来面试的,显然这是第一关,这就代表接下来,秘书一职将会从她们之间脱颖而出一个。 不一会有人进来,视线在她们身上看了一眼,说道,都是来面试的就好好表现,等会我们总部的总裁会亲自过来挑选一个优秀的人去总部任职。 立刻地,几个人纷纷露出欣喜的神色,议论纷纷。 是海城最大的个周氏企业吗? 对啊,恒济是周氏的子公司,听说总部的薪水更加优渥呢! 我还听说啊,周氏的掌权人英俊潇洒,现在还是单身呢…… 乔昕沫默默的听着,虽然这些八卦她不感兴趣,但是待遇优渥这一点,这个机会她就不想失去。 随着一阵不小的躁动,透过会议室的百叶窗,只看到男人穿着黑色的定制西装,被恒济的高层簇拥迈步而来。 今天,他一头黑发的短发有条理的梳理在脑后,露出他深邃如鬼斧神的天姿俊颜。 乔昕然呆呆的看着,这才想起顾禾的话,周琛炀不就是周氏的掌权人吗? 其他人趁周琛炀没进来,赶紧补妆,整理仪容,只想将最完美的一面呈现出来,万一要是中了个彩头,成了总裁夫人,那可是麻雀变凤凰,前途无可限量。 周琛炀迈步走到会议室门口,却未进入,鹰隼般的眸在她们之间扫视一圈,最后目光锁定乔昕沫。 乔昕沫心头一跳,放在身侧的手指攥紧下摆。 他不会选自己吧?就在她胡思乱想时,只看着周琛炀抬手指向她,就她了。 乔昕沫愣怔几秒,杏眸睁大,我?

乔昕沫想了下问道,那你们打算去住几天?也就三四天左右。秦曼又是道,你就跟妈一起去,正好妈跟你说说我跟你张叔这次蜜月都去过哪些地方,见过哪些有趣的事。妈,我现在还不能答应你,得等琛炀回来,我问问他的意思,何况,你知道的,琛炀现在腿不太方便,我要是过去也不放心。你这样说也是啊,琛炀腿还没恢复呢,秦曼拉着她的手拍了拍,行,那你先跟他商量下,去不去都给妈来个电话。恩。乔昕沫脸上露出笑容,看到自己的母亲变的如此的欢脱,她打心眼里替她高兴,毕竟结婚之后,她的转变真的很明显,无论是外貌还是心情,都有一个很大的转变,当初让她跟徐能离婚,果然是正确的选择。中午,秦曼跟老张留下来吃饭,原本乔昕沫还打算留他们晚上也在这里吃,刚好晚上周琛炀回来,跟他提下乡的事,但是老张说刚回去,想回去先收拾一下,秦曼见老张这样说,立刻也要回去一起收拾,大有夫唱妇随的意思,乔昕沫哪里还忍心当电灯泡啊,当即就让红菱去送他们。秦曼道,不用送,让红菱照顾好你就行了,我跟你张叔没事多走走,也算是锻炼身体的。张叔亦是道,你母亲说的对,我们没事溜达溜达。如此一来,乔昕沫也没办法再说什么,也只能让他们去了。晚上,周琛炀像往常一样回来,乔昕沫扶着他在沙发上坐下,男人瞧着她一脸的笑容,低声问道,什么事情让你这般开心?乔昕沫挽唇道,我妈跟张叔回来了。眉梢轻挑,那挺好。我妈说她要跟张叔去他的老家,让我也跟着去玩玩。你想去?我还好啊,就问问你的意见。她将下颚抵在他的肩膀上,杏眸落在他的脸上,周琛炀抬手捏了捏她柔软的脸蛋,视线淡淡的落在她的脸上,你怀孕就不要乱跑了,妈跟张叔现在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,你一个孕妇过去我不放心。乔昕沫撅着唇道,你怎么知道如胶似漆,你没看到中午他们回来那个腻乎劲,简直了……想到这里,她禁不住打了个哆嗦,太肉麻了,她还没看过秦曼跟谁这样的肉麻过。如此说来,妈对于现在的婚姻还是挺满意的,张叔我查过,是个老实可靠的人,所以你母亲交给他,你可以放心的。周琛炀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,动作轻柔,我们家小宝还有几个月出生了,这两天我让装潢的人过来看看,把儿童房装修起来,你要没事做的话,不如就帮忙监督下?好,乔昕沫点头,你不提这件事,我差点都要忘记了。周琛炀勾了下唇,你这就叫一孕傻三年。……我才没有!额头在他的脸颊上蹭了蹭,乖巧柔软的像一只小猫,她问道,最近公司怎么样啊,你一个人忙的过来?恩,一切都正常。乔昕沫又是询问道,那上次那个财务部徐良你找到了吗?找到了,不过资金还没追回。不过既然是施志晔指挥的,那么资金现在肯定是在他的口袋里。徐良不是找到了吗?资金怎么就没办法追回了?乔昕沫有些迷糊的问道,周琛炀低笑道,这件事,有点复杂,今天我们就不提这个,先吃饭,好吧?可是,华美的资金……周琛炀看着她,打算她的话,推我去餐厅。噢。吃完饭,他们刚准备上楼,突然周琛炀接到一通电话,乔昕沫看着他说完电话,挂了之后脸色倏然变得冷沉下来,轻声问道,琛炀,怎么了?男人抬眸看着她,之前在老宅想杀我的那个男人,又出现在唐心所住的公寓了,我现在得过去一趟。乔昕沫秀眉微蹙,不赞成道,不行,你不能去,你下面早腿脚不方便,过去也没用啊,你派人过去不就好了。高城已经在过来的路上,你放心不会有事。唐心是跟高城求助的,高城当即就把电话打到他这里。那我跟你们一起去。乔昕沫想也不想的说道。周琛炀低声道,昕沫,你听话,我去去就回来了,你过去我还要照顾你。她连忙打断他的话,你过去不会给你添麻烦的,我就坐在车里等你们好了!男人沉凝了片刻道,好,你过去不要乱跑。恩。……到了唐心所在的公寓时,已经晚上八点,整个公寓里灯火通明,唐心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显然受到的惊吓不小,她双手环绕膝盖,整个脸上都露出恐慌,脸上带着未擦拭的泪水,看起来我见犹怜。当她看到出现在玄关的男人,低低的轻唤一声,琛炀……周琛炀视线漫不经心的看向她,转动轮椅走过去,从茶几上抽了纸巾递过去,先把脸上眼泪擦擦,高城已经让人检查你公寓周围你,你放心,没有人会再伤害你。唐心点点头,胡乱的擦拭着脸上的眼泪,你说,他是怎么找到我的,那个人到底是谁啊。你今天什么时候发现他的?周琛炀沉眸问道。就是我下班之后,我开始回到公寓,下车之后,就一直觉得有人在身后监视我,我当时也没多想,就上楼洗澡了,出来的时候不经意看了一眼窗外,发现有个男人站在我公寓门口,身形跟那个男人如出一辙。唐心说到最后已经不知所措,琛炀,要不你帮我换个地方住吧,我不想住在这里。黑眸一瞬不瞬的落在她有些仓惶的脸上,你觉得搬个别的地方就能够摆脱他吗?唐心问道,那怎么办?他淡淡的说道,这几天我会让人保护你,你就跟正常上下班一样,在要他出现,我会派人抓住他。

周琛炀面无表情的睨了她一眼,淡淡道,不是已经让你做了决定?周总,这种事情我没经验啊,你看看有没有适合的人选?乔昕沫见他态度冷淡,也只能将u盘亲自插在他的电脑上,随后让他看看四位影星的视频片。十分钟后,周琛炀问道,都差不多,你有意向的没?都差不多?眨了眨眼睛,伸手指着其中一个,我觉得这个扶摇气质还不错,拍摄出来的效果应该会不错。那就她了。啊?这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!这种事情,随便找个脸蛋说的过去的就行,何况只是跟政府合作的宣传片,至于别的也没什么重要。周琛炀抬眸睨着她,我主营的又不是商品,还不需要女星有多华丽。噢~所以就是随便选一个就行了,那还让她跑一趟干嘛?直接一个电话,事情不就全部都解决了吗?乔昕沫在心里将这个男人腹诽了一遍,紧接着听他问道,晚上有事吗?干嘛?周琛炀看着紧张的女人,眉头微不可察觉的蹙了下,跟我参加一个慈善宴会。好,乔昕沫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他额头的红肿的伤口上,轻声道,周总,你这个还疼吗?不疼了。周琛炀神色变的愈发的冷淡,出去吧。从办公室里,出来,乔昕沫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,看来,这个男人喝醉酒容易忘事啊?下次她要是有怨气,就应该给他灌醉,狠狠的揍他一顿,或许他根本就不会知道。想到这里,她忍不住窃喜。高城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乔昕沫站在那里一脸坏笑的女人,愣怔了下,太太,您没事吧?听到声音,乔昕沫回过神来,连忙摆手,没事,没事。看着她离开,高城抬手敲门。进去之后,高城就调取来的监控录像放在他的面前,周总,这是昨天晚上金沙九点半到十点十分的监控录像,还有您昨天乘坐的那辆出租车的车仪监控。周琛炀点点头,随后高城很识趣的离开。修长的手指将录影带拿在手里看了一眼,随后插入电脑上,顿时画面展现出来,高大的身形整个都依在旋转椅上,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脑屏幕,随着视频的播放,男人漆黑的眼眸变的愈来愈幽深。等所有的全部都播放完,薄唇勾唇一抹冷笑。昨天晚上的确是想到救自己去世的母亲,所以喝的有些多了,很多片段都断片了,以至于从金沙出来之后发生的什么,他都是迷迷糊糊的状态,只是早上起来额头破了,他问乔昕沫,明显就知道她是敷衍,撒谎,所以心血来潮让高城将昨天出了金沙之后行程都调查出来。果不其然,他这脑门上的伤是败那个女人所赐。……傍晚,女装店里,乔昕沫一进去,就受到了店员的热情招待。高助理,真是好久不见啊?店员围绕着高城问候打招呼,一看就知道他是这里的常客。以前周琛炀需要参加这些商业晚会,都需要女伴,自然是经常需要置办宴会所需的行头,只是后来,先生鲜少参加这种晚宴他也就没怎么再来。麻烦你们帮这位小姐装扮下。高城笑道。前几天来了几件新到的礼服,我拿给您看一看。店员赶紧去取礼服。高城点了个头,她扭头对着乔昕沫道,太太,您先在这里坐一会儿,休息一下吧。高助理,没想到你还是这里老熟人?乔昕沫将心中的困惑问出声。太太说笑了,都是一些琐碎的事,所以之前来的比较勤。乔昕沫笑了下,也没继续问,跟着那店员去了,她挑选着今天晚上要穿的礼服。不过一会儿,乔昕沫换过一身礼服出现。出来的时候,没想到等候在刷沙发上的是周琛炀,他下班时候不是说要去处理些小事吗?这么快就赶来了?周琛炀原本无聊的瞧着店里的装饰风格,打发着时间,而后听到动静,他扭头瞧过去,登时被眼前曼妙的身影所吸引。她穿上了一件鱼尾的绛红色礼服,礼服自然是不用多言,华美非凡,她的身材不算是那种骨感型,但是却均匀有致,完美的包裹了她的身材,显得她愈发婀娜美丽。周琛炀虽然知道她底子不错,没想到打扮下会如此惊艳,还是有些片刻的失神。小姐,您的身材真好,穿什么都是这么好看!店员不住称赞,乔昕沫侧身瞧着镜子里的自己并没有多言,她似乎还在考虑。店员又是喊道,周先生,您看呢?好不好看?周琛炀听到了呼喊,他应道,是,很漂亮!乔昕沫听到他说的漂亮,扭头朝周琛炀一笑,又是道,我要不要再换一件试试。她还是第一次穿这么昂贵又正式的礼服,难免有些少女心,想多做几个选择。瞧着男人点头,乔昕沫又跟着店员进去,店员随口说笑着,小姐还福气啊,竟然能让周先生亲自作陪。乔昕沫脱下礼服,她又是取过另外一件礼服穿上,漫不经心道,是吗,他以前也带过别的女人来过这里?当然没有啊,以前都是高助理带过来,穿一件就离开了,所以这次过来,我们都觉得很意外呢。店员如实道,没想到能这么近的看周先生,本人比杂志上英俊多了。乔昕沫只是笑笑,没有再继续接话,那个男人本身就有让小姑娘神魂颠倒的魅力。又换过一件,乔昕沫再次走出了更衣室。这一件礼服是茉莉白的颜色,灯光下色泽明润温和,礼服的的设计很端雅,裙摆不夸张,抚顺舒贴的垂下来,配上一双银绿色的高跟鞋,衬着茉莉花的一抹清新绿,极其契合。两件都很好看。店员当然是都说好,又是再次询问,周先生,您觉得呢?店员的话还真不是刻意迎合,两件礼服都是这么美丽。周琛炀看着她,淡淡道,那她自己选。乔昕沫站在镜子前侧身瞧了瞧后背的曲线,她做了选择,就这件了。慈善晚会,是每年一度的公益慈善晚会,商界领袖,文化名人和社会名流也都会到现场身体力行。下了车,乔昕沫挽住男人的手臂,由司仪小姐带着,缓缓往会场大厅而去。会场里,星光熠熠,杯光交筹。但是过了一会儿,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他们身上!越来越多。周氏是海城最大的地产商,老一辈又涉及政要,如今,几乎垄断海城的经济命脉,自然备受瞩目。有无数名流千金想跟周琛炀搭上关心,奈何没有一个能成功的。此刻,乔昕沫穿戴艳丽华美,如此出现在宴席上,而且是挽着周琛炀手臂进来的,着实惹来不小的风波。她是哪家的千金?能跟周总这样靠近?不知道,赶紧查查。这个女人啊,我之前就看过,好像是周先生最近的新宠。真的假的?听说啊,廖局长的女儿对她做出一些不好的事,还亲自发记者会道歉呢。还有这种事?能把周总收服,小小年纪这么会使手段!周遭的议论声纷纷,不断传来,众人的目光里落在她的身上无一不带着羡慕,嫉妒,还有仇视。乔昕沫挽住男人的手臂紧了紧,她故作沉着而冷静,低声道,周总,我快因为你成为众矢之的了。

我记住了!乔昕沫知道老太太是为了她好,唐心如果不是因为她出事,牵扯到当年伤害琛炀的那个男人,她其实也不会太关注。主要,她怕那个人会再次伤害琛炀,毕竟他的腿脚现在还没有行动自如。老太太点点头,嗯。乔昕沫突然想起一件事,温婉的笑道,我先给琛炀发个短信,我差点忘记。……唐心从陌生的卧室醒来,想到被打晕之前的一幕,心生惊恐。她想也不想的直接就去开门,这才发现门被人从外面反锁,双手用力的拍打着门板,开门,你放我出去。回应她的事无边的寂静。就在她拍的手都疼的时候,外面传来脚步声,瞬间,她全身的细胞都冻结起来,她下意识的退离门板,看着门把扭动,接着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视野里。唐心看到一张陌生的脸,全身紧绷道,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绑架我,你知道我是谁吗,我警告你快点放我离开。男人将手里的餐盘搁置在一侧,勾脚将门关上,门撞击门框发出一声巨响,唐心颤抖了下。你告诉我你的谁?唐心蹙眉,咬唇道,周琛炀你知道吗,我是他的女人!周琛炀的女人?男人讽刺一笑,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周太太好像不是你。因他的话,唐心脸色微白,男人迈步缓缓的走过去,他走一步,她退后一步,直到贴在身后的墙壁上,退无可退,她才停下步伐,情绪有些崩溃,你到底想干什么?男人勾唇笑道,那么害怕干什么?我还是喜欢你以前温柔的模样,我可是一直都记得。以前?他们见过?唐心锁定男人脸,很普通的一张脸,除了干净清秀以外,实在是太过普通,她搜索整个脑子,都一无所获。我根本不认识你!男人靠近伸手抓住她的手臂,将她用力的拉入怀中,唐心猝不及防,几乎趔趄的撞上男人的胸膛。一种熟悉的味道传入她的鼻息,让她瞬间大脑一片空白,反应过来,动作激烈的一把将他推开,红着眼睛惊恐的看着他,是你……她虽然当面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样子,但是那气息像噩梦一样折磨了她那么多年,无论她闻过多刺鼻的味道,都能精准的分辨出来。男人被她推开,脚步后退下站稳,笑道,想起来了?唐心颤抖,情绪已经崩溃,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抓我来干什么!!当然是想你了,当初你一声不吭的离开,我还真没办法去找你,男人又是靠近,唐心反射性的尖叫,你给我滚,离我远点。男人挑眉,脚步顿住,我这次把你带过来,是想跟你合作的。我跟你没有什么合作,你不要在我身上花心思,我告诉你,你就是个强奸犯,只要出去,我肯定会报警的,琛炀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,我已经看到你的样子,这一次你休想再逃走……唐心双手环胸,说的有些语无伦次。男人,并没有我因为她的而且激怒,低笑道,你会跟我合作的,我能让周太太消失,你不是一直都想成为周太太吗,我可以帮你啊。唐心瞪大眼睛看着他,嘶声力竭,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也不会哦琛炀变成现在这样,我早就是周太太了,你个混蛋!我这是在帮你考验你们的感情,看来他并么有那么爱你,你应该感激我才是,要不是因为你,当初他早就死了,唐心,你说你还爱着这种男人干什么,你看看我,才更适合……你闭嘴!唐心从恐惧转变狰狞,她上前一把掐住男人的脖子,叫喊道,你毁了我,是你毁了我,我要杀了你。男人皱眉,看着她发疯,最后不耐烦的一把将她扯开,甩在地上,别把老子对你的喜欢当成你发疯的资本,不老实,老子搞的睨下不来床,你要知道我好多年没碰女人了。唐心闻言,缩了下身子,退到墙角抱着膝盖,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乖乖听话,周太太还是你的。你刚才说让乔昕沫消失,是真的吗?她抬眸看着他小声问道。当然,这就得看你合作了!男人道,等那个女人消失,你在跟周琛炀在一起,男人嘛,多哄哄,会回心转意的。唐心之前正想着怎么对乔昕沫下手,这个男人出现正中她下怀,等他除去乔昕沫,她再想办法摆脱,过不了几年,周琛炀把那个女人忘了,她再把老太太解决了,谁还能阻止她?想到这里,她问,你想怎么合作?男人并不说,对她道,你找吃饭,具体的睨吃完,我再跟你说。……沈如带着资料准备去跟振兴的老板洽谈,因为是庄老联系的,所以,他直接可以见到刑天。然而他开着车刚到楼下,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等候在门口,他愣了下,高助理,你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先生怕第一次扛大梁出差错,特意让我过来看看。不要出差错的,我跟庄老都已经核实过了。高城淡淡道,沈主管,还是仔细点比较好,放心还是你亲自谈,我在一侧旁听,出了错误,我会提醒你。沈如心虚的笑笑,手心里已经沁出了汗珠,那真是麻烦了高助理跑一趟。应该的,你现在晋升为主管,周总对你很是看好。你一句我一句,两个人上了电梯,出了电梯,沈如道,高助理,我要去方便下,还请你稍等下。本来,他是想将今天的洽谈谈崩,但是没想到高城会出现在这里,所以,他打算给施志打个电话汇报下。高城面容严谨,我陪你一起。……沈如抬袖擦了擦额头,高助……走,沈主管我们都是男人,就不要浪费时间了,邢总可还等着呢!

反正她在家有无聊,整天看书挺音乐,时间长也会有倦怠期,去老太太那边,还能跟她说说话,等秦曼从张叔的老家回来,她就有人陪着了。要不是因为她怀孕,周琛炀不放心,她还真想跟秦曼去看看张叔的老家是什么样。好,我今天可能有些忙,你去奶奶那里我也放心。自从他去了公司之后,他怕乔昕沫无聊,工作之余都会打电话回来跟她聊聊天,今天是沈如要跟振兴洽谈的日子,刚好加上唐心这件事,两件事都赶在一起,他还真没时间给乔昕沫打电话。那我到奶奶家给你发短信。好。挂了电话之后,她简单的收拾下,就跟着红菱去了周家的老宅,路上她让红菱在糕点店的门口停一下。红菱笑道,又给老夫人买糕点吗?对啊,我看奶奶还挺喜欢吃这一口的,岁数大牙齿不给力,吃点松软的糕点也还不错,而且是麦芽糖做的,不是特别的甜,多吃一点也没关系。乔昕沫侧首看了她一眼,道,何况,送别的东西,我看看奶奶好像也不怎么吃。红菱笑道,老夫人不太喜欢吃零食,不过太太您每次带过去的东西,老夫人好像特别喜欢。这么说奶奶是宠着我咯?乔昕沫说到这里,忽然想起一个问题,对了红菱,有件事我想问问你,以前唐心在周家的时候,奶奶对她怎么样啊?唐心小姐啊?她状似回忆道,唐心小姐是老太爷朋友家的孙女,当到周家的时候,老夫人还是挺喜欢她的,视如己出吧,因为老爷的事情,早少爷心里留下阴影,所以唐心小姐陪在少爷身边,少爷慢慢的性格也变得开朗了一些,原本……说到这里,红菱话语微顿,有些语言又止,乔昕沫听得正仔细,看着她如此,温婉的笑道,原本什么?你继续说啊。原本其实按照当时的状态,老太太有意是让唐心小姐跟少爷在一起的,当然前提是看先生愿意,有一次有个人闯入周公馆想对少爷不利,还是唐心小姐救了他,之后唐心小姐失身,老太太对她的态度就有些不太一样了,之后唐心小姐就离开了周家,少爷跟老太太之间的关系就有些如履薄冰,不过后来还是缓和了。毕竟时间就是最好的疗伤良药,何况少爷跟老夫人之间的关系,总不至于记仇一辈子。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孙子娶一个被强暴的女人。当时如果不是唐心小姐的忽然离开,或许少爷会一意孤行的跟唐心小姐领结婚证,生米煮成熟饭,到时候老太太也是无可奈何。乔昕沫点点头,又是问道,那当初想杀琛炀的人,你们就一点都没有找到蛛丝马迹吗?红菱摇摇头,没有,老夫人让忠叔找了,之前周公馆很多地方都没有监控,而且那个人是从老太爷在周公馆的密道进入周公馆的,而那个密道其实除了老太爷本人就是老爷知道,如果非要说还有人知道的话,那就是给老太爷打造密道的人,不过后来也调查了,那个人早就退休解甲归田了,早就不在海城了,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。手臂抵在车窗上,手指漫不经心敲打着脸颊,她若优思道,那这次那个人出现,直接捋走唐心干什么,你说会不会这个人其实是跟唐心认识的?唐心小姐出事了?红菱惊了下。恩,被人捋走了,好像就是当年想杀琛炀的人,你说他这次将唐心捋走干什么?乔昕沫主要是想不明白,说给红菱是想听听她的建议,何况,她知道红菱这个人嘴巴很严,不会轻易将她所说的告诉别人,所以她才如此放心的在她面前口无遮拦。跟唐心小姐认识?红菱眯着眸,回忆着在周家的所见所闻,最终还是摇摇头,应该不会吧,我比唐心小姐先进入周家,她社交挺简单的,除了去学校就是跟少爷在一起,也没有什么朋友。乔昕沫反问道,是吗?恩。红菱肯定的点点头。没不出头绪,乔昕沫索性也没有再想,等晚上周琛炀来接她再谈论这件事吧。路上买了糕点,车子在周家老宅停下的时候,忠叔就迎了过来,少夫人,您怎么来了?我来看看奶奶。乔昕沫勾唇道,奶奶人呢?老夫人在祠堂诵经呢,忠叔接过她手里的糕点,笑道,我去叫老夫人。唉,不用,乔昕沫拉住他到,让奶奶诵经结束再说吧,我随便逛逛。忠叔点头,笑道,那我去让厨房多准备几个菜。这一点乔昕沫倒是没有反对,这边忠叔进了厨房,乔昕沫让红菱跟她在庭院走走,平时老太太没事喜欢捯饬花花草草,这庭院倒是真的有模有样,感觉空气都被净化的不一样了。走到后院的时候,看到有个人蹲在地上正在播弄泥土,乔昕沫低声道,最近奶奶新请了园丁吗?红菱看了一眼,不知道,估计是。我们过去看看吧。如果花的品种不错,她打算也要点回去在华府山水的庭院里种点。随着他们的走近,男人从地上站起来,当看清楚他的脸时,乔昕沫愣了下,爸?周驭胜看到她,首先是愣了下,昕沫,你怎么来了?我过来看看奶奶,她的视线落在他手上的绿植,问道,您还会种花呢?跟你奶奶才学的,他脸上露出位数不多的笑容,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一些,你奶奶年轻时候就喜欢捯饬花花草草,对种这些有一定的造诣,我跟她学学,以后要是老了,没事种花花草草的打发时间。乔昕沫挽唇笑道,那您在种什么花?周驭胜脸上露出一丝柔情,低低道,是琛炀母亲在世的时候,最喜欢的花,水鬼蕉。水鬼蕉?乔昕沫眨了眨眼睛,有些好奇,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花名,好看吗?他点点头,花形别致,等开了,你要是喜欢,移植几颗过去。

反正她在家有无聊,整天看书挺音乐,时间长也会有倦怠期,去老太太那边,还能跟她说说话,等秦曼从张叔的老家回来,她就有人陪着了。要不是因为她怀孕,周琛炀不放心,她还真想跟秦曼去看看张叔的老家是什么样。好,我今天可能有些忙,你去奶奶那里我也放心。自从他去了公司之后,他怕乔昕沫无聊,工作之余都会打电话回来跟她聊聊天,今天是沈如要跟振兴洽谈的日子,刚好加上唐心这件事,两件事都赶在一起,他还真没时间给乔昕沫打电话。那我到奶奶家给你发短信。好。挂了电话之后,她简单的收拾下,就跟着红菱去了周家的老宅,路上她让红菱在糕点店的门口停一下。红菱笑道,又给老夫人买糕点吗?对啊,我看奶奶还挺喜欢吃这一口的,岁数大牙齿不给力,吃点松软的糕点也还不错,而且是麦芽糖做的,不是特别的甜,多吃一点也没关系。乔昕沫侧首看了她一眼,道,何况,送别的东西,我看看奶奶好像也不怎么吃。红菱笑道,老夫人不太喜欢吃零食,不过太太您每次带过去的东西,老夫人好像特别喜欢。这么说奶奶是宠着我咯?乔昕沫说到这里,忽然想起一个问题,对了红菱,有件事我想问问你,以前唐心在周家的时候,奶奶对她怎么样啊?唐心小姐啊?她状似回忆道,唐心小姐是老太爷朋友家的孙女,当到周家的时候,老夫人还是挺喜欢她的,视如己出吧,因为老爷的事情,早少爷心里留下阴影,所以唐心小姐陪在少爷身边,少爷慢慢的性格也变得开朗了一些,原本……说到这里,红菱话语微顿,有些语言又止,乔昕沫听得正仔细,看着她如此,温婉的笑道,原本什么?你继续说啊。原本其实按照当时的状态,老太太有意是让唐心小姐跟少爷在一起的,当然前提是看先生愿意,有一次有个人闯入周公馆想对少爷不利,还是唐心小姐救了他,之后唐心小姐失身,老太太对她的态度就有些不太一样了,之后唐心小姐就离开了周家,少爷跟老太太之间的关系就有些如履薄冰,不过后来还是缓和了。毕竟时间就是最好的疗伤良药,何况少爷跟老夫人之间的关系,总不至于记仇一辈子。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孙子娶一个被强暴的女人。当时如果不是唐心小姐的忽然离开,或许少爷会一意孤行的跟唐心小姐领结婚证,生米煮成熟饭,到时候老太太也是无可奈何。乔昕沫点点头,又是问道,那当初想杀琛炀的人,你们就一点都没有找到蛛丝马迹吗?红菱摇摇头,没有,老夫人让忠叔找了,之前周公馆很多地方都没有监控,而且那个人是从老太爷在周公馆的密道进入周公馆的,而那个密道其实除了老太爷本人就是老爷知道,如果非要说还有人知道的话,那就是给老太爷打造密道的人,不过后来也调查了,那个人早就退休解甲归田了,早就不在海城了,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。手臂抵在车窗上,手指漫不经心敲打着脸颊,她若优思道,那这次那个人出现,直接捋走唐心干什么,你说会不会这个人其实是跟唐心认识的?唐心小姐出事了?红菱惊了下。恩,被人捋走了,好像就是当年想杀琛炀的人,你说他这次将唐心捋走干什么?乔昕沫主要是想不明白,说给红菱是想听听她的建议,何况,她知道红菱这个人嘴巴很严,不会轻易将她所说的告诉别人,所以她才如此放心的在她面前口无遮拦。跟唐心小姐认识?红菱眯着眸,回忆着在周家的所见所闻,最终还是摇摇头,应该不会吧,我比唐心小姐先进入周家,她社交挺简单的,除了去学校就是跟少爷在一起,也没有什么朋友。乔昕沫反问道,是吗?恩。红菱肯定的点点头。没不出头绪,乔昕沫索性也没有再想,等晚上周琛炀来接她再谈论这件事吧。路上买了糕点,车子在周家老宅停下的时候,忠叔就迎了过来,少夫人,您怎么来了?我来看看奶奶。乔昕沫勾唇道,奶奶人呢?老夫人在祠堂诵经呢,忠叔接过她手里的糕点,笑道,我去叫老夫人。唉,不用,乔昕沫拉住他到,让奶奶诵经结束再说吧,我随便逛逛。忠叔点头,笑道,那我去让厨房多准备几个菜。这一点乔昕沫倒是没有反对,这边忠叔进了厨房,乔昕沫让红菱跟她在庭院走走,平时老太太没事喜欢捯饬花花草草,这庭院倒是真的有模有样,感觉空气都被净化的不一样了。走到后院的时候,看到有个人蹲在地上正在播弄泥土,乔昕沫低声道,最近奶奶新请了园丁吗?红菱看了一眼,不知道,估计是。我们过去看看吧。如果花的品种不错,她打算也要点回去在华府山水的庭院里种点。随着他们的走近,男人从地上站起来,当看清楚他的脸时,乔昕沫愣了下,爸?周驭胜看到她,首先是愣了下,昕沫,你怎么来了?我过来看看奶奶,她的视线落在他手上的绿植,问道,您还会种花呢?跟你奶奶才学的,他脸上露出位数不多的笑容,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一些,你奶奶年轻时候就喜欢捯饬花花草草,对种这些有一定的造诣,我跟她学学,以后要是老了,没事种花花草草的打发时间。乔昕沫挽唇笑道,那您在种什么花?周驭胜脸上露出一丝柔情,低低道,是琛炀母亲在世的时候,最喜欢的花,水鬼蕉。水鬼蕉?乔昕沫眨了眨眼睛,有些好奇,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花名,好看吗?他点点头,花形别致,等开了,你要是喜欢,移植几颗过去。水玲珑

周琛炀点点头,对着其他人道,行了,你们去附近扩大范围寻找。找了一夜,如果有早就该找到了,现在情况就是如他猜测的第一种可能,昕沫已经被人给带走了。小嫂子失踪,这边又发现血迹,傅默笙玩世不恭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凝重,哥,你说嫂子不会真的出现什么意外吧?一夜未睡,英姿飒爽的两个人下颚都已经生出青色的胡渣,脸上透着倦怠之色。周琛炀眉头始终皱着,先回去再说。傅默笙点点头,现在也只能这样了。如果运气好,绑匪是为了钱,那么小嫂子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,只需要等绑匪打开电话,如果是因为别的,那就有些不确定了。……另外一边,阿四将莫云胜带回一间秘密的地下室,让医生阿亮简单给他止血包扎,便将他困在一根铁柱子上,打算明天继续审问。客厅里,那阿亮看到地上躺着的女人,好奇道,阿四,这个妞需要治疗吗?他蹲下身子,将女人脸蛋扣过来,左右看了一圈,愣了下,不是没受伤吗,这妞哪里拐来的?阿四透过明亮的灯光这才看清楚女人的长相,愣了下,眯眸道,这女人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看过?阿亮打趣道,你小子,福气不小啊,拐个美女就说认识人家。去去去,我没开玩笑,真的好像在哪里看过,他皱眉想了下,眉头皱的更深,我记起来了。说完脸上变得沉重,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,先生,我好像闯祸了。施志晔漫不经心道,什么事?今天晚上我跟两个兄弟在海边教训莫云胜,逼他说出陆总想要的证据,结果被一个女人看见了,我就让人打晕带回来,结果回来才发现是周琛炀的女人……您说现在怎么办?看见你们了?施志晔声音听不出情绪,却莫名带着冷意。阿四连忙道,没有,我们都带了口罩。因为之前那边光线太暗,他又没仔细查看,没想到这种事情,会被去那边的乔昕沫看见。好在,他们面部都做了掩饰,应该没有看清楚他们的长相。施志晔站在盛业的顶层办公室内,看着窗外的耸立的高楼大厦,忽然低笑道,你开始是怎么打算,现在就怎么办。阿四担忧道,可是,先生,那个药让她能快速的忘记昨天的事,可是很容易有副作用……那也算是她运气不好了。施志晔说完挂了电话,薄唇勾出一抹冷淡的笑意,无关紧要的人,死了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,更何况是周琛炀的女人!这时,门被人敲响。秘书在外面汇报,周总,顾小姐到了。施志晔转过身来,在办公桌后面坐下,淡淡道,让她进来。是。顾禾虽然现在是傅默笙的专职服装设计师兼搭配师,但是除了必须完成的设计稿,其实很多时间都是空闲下来。毕竟傅默笙大牌惯了,一般的小活动根本不接,所以她会接一些散任务赚外快。主要是前几天傅默笙拍出来的mv反响热烈,她也得到一些细微的关注,以至于她想以此多赚点钱。今天她接的这个任务原本可以直接让她进行的,但是临时秘书通知她,说是盛业的新老板需要找她商谈一些具体的细节,谈的成功先付百分之五十的定金,要不是对方出手又阔绰,她才不会来。推开办公室的门,顾禾抬眸就对上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,愣了下,是你?这不是上次跟齐笑笑相亲的那个男人吗?当时她也没多想,所以并没有关注了解,没想到会是一个集团的老总……施志晔神色没有变化,淡淡的笑,顾小姐,又见面了。顾禾瞧着他如此的淡定自若,蹙眉道,你该不会知道是我才要求见面的吧?顾小姐想多了,施志晔做了个手势,请坐。顾禾在他对面坐下,抿唇猜测道,不知道施先生是对上次给我的设计要求有所改动,还是有别的建议?都不是,我只是对顾小姐个人特色比较有兴趣,施某打算在海城开一个服装公司,现在已经进入整顿之中,很快就会开业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当设计总监。施志晔说完,淡笑的看着她。仿佛刚才说这段话,并不是他本人,顾禾半天才从他的话里反应过来,手指指着自己,你聘请我当设计总监?这么看好我?施先生应该知道我没有工作经验……工作经验是一部分,我看中的是你设计的大胆又不失鲜活,跟市场上一般设计师很不一样,施志晔淡淡道,你可以考虑下,兼职也可以,年薪二十万不加提成。二……二十万?顾禾吞咽了下唾液,之前她是想要是一月能有一万就已经很知足了!不得不说,她确实动了恻隐之心,但是吧,她这个人还是有原则的,既然答应了给陆一柏合作,那么肯定是不容许自己有二心。挣扎片刻,我可能不能胜任,散接几个设计稿倒是没问题。施志晔眸光微敛,将一张名片推到她的面前,不着急,慢慢想,我说的话,随时有效。……傍晚,乔昕沫醒来,只觉得一阵阵的头疼,她起身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离开华府山水不远的一个花圃里,身上脏兮兮不说,鞋子也没了,索性包还在!抬手摁了摁疼痛的脑袋,光着脚从花圃里爬出来,一边顺着路边前行,一边拿出包里的手机。摁下开关键,手机亮起,猛然跳出十几个未接电话,都来自同一个人——周琛炀。她摁下播出键,几声后,那边响声接通,还没等她说话,低沉男声骤然响声,你在哪?我快到公寓大门口。乔昕沫神色茫然,琛炀,好奇怪,我怎么在附近花圃醒来了,还有我的鞋子都不……嘟嘟嘟——乔昕沫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屏幕有些无语,她还没说完,怎么就挂了!没礼貌的臭男人。十分钟之后,乔昕沫看着风尘仆仆走过来的男人,还没反应过来,已然被拦腰抱起,一阵眩晕之后,乔昕沫抬眸看着男人绷的紧紧的教堂,困惑迷茫外加不解,怎么了这是?跟着追出来的傅默笙看到她,立刻道,嫂子你没事吧,你这一天一夜去哪里了,知不知道我们找你多着急,你看看我这个黑眼圈,我可是靠脸吃饭的——周琛炀冷冽的看了他一眼,带着无声的警告,傅默笙顿时不说话了,只剩下浓浓的委屈!他这是说错话了吗?仔细回想下,好像没有吧?周琛炀抱着她径直上了卧室,路过客厅吩咐道,红菱给顾宁打电话,顺便端盆热水上来。是,我现在就给顾医生打电话。红菱动作麻利,打了电话,几分钟以后就端着热水送了进去。矜贵的男人伸手将袖口挽起,半蹲在她面前,拿过她的脚放在盆里,脸色臭的不行。乔昕沫还在消化傅默笙说的话,一脸懵逼,低头看着臭着脸不悦的男人,呐呐问道,默笙说我失踪了一天一夜?闻言,周琛炀眸色微眯,抬眸看向她,看着她一脸的茫然,眉头忍不住皱起,你不知道?她摇摇头,我不记得,发生了什么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