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常香玉主题曲,常香玉花木兰,常香玉的徒弟都有谁,常香玉纪念馆

发布时间:2019-11-06 12:5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沈梦又说:“最近别说野狍子、野羊这些稀罕物,就连普通的山鸡、野兔都价格上涨。”

陈壮说:“一口也不行,这是为您的健康着想。”

伍文跪在地上,大声说道:“师傅,我伍文以前对您不敬,希望师傅原谅,今后一定今后洗心革面,认真聆听您的教导!”

李如雪在心里不停的说着,她一抬头,眼看有两个人走过来,赶紧红着脸向会场里跑去。

“是吗。”陈壮听两人一说,赶紧走进养殖场,抬头看去。

金链子满头污水,被熏得差点作呕,一边挨打一边嗷嗷求饶。 “姑奶奶,我错了,我不该骂你们!别打了……” “现在知道错,晚啦!” 一个女服务员举起扫帚挥下去,直接扫到他脸上。 其余几个人也被打得抱头鼠蹿,餐厅里响起一片鬼哭狼嚎声。 金链子被打得实在受不了,情急之下冲陈壮嚷道:“哥,求你让人别打了!我交代,是许院长叫我们来敲诈的……还给了我们钱……” 陈壮眉头一皱,立刻做了一个手势:“停!” 经理连忙招呼服务员们停手。 不过几个人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,身上黑一块、灰一块,就像个乞丐。 陈壮紧盯着金链子,冷声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 金链子耷拉着脸,有气无力的瘫在地上,带着哭腔说道:“哥,是许院长给了我们每人两千块钱,叫我们拿着死耗子来讹诈你们,说我们使劲闹,把这事闹得要多大有多大,让客人都不敢来你这儿吃饭。” 他说着,又牙疼的吸了一口气,捂着被打肿的腮帮说:“要是早知道陈哥有这么厉害,打死我们也不敢上门啊。” 陈壮眉头紧锁,心里涌起一阵怒气。 还以为只是一桩普通的敲诈,他还打算教训一下这几个混混,就把人放走,没想到这背后竟是有人指使。 陈壮盯着金链子,问道:“许方奇还说什么没有?” “许院长……不是,那姓许的说,到时候您赔了钱,就给他打电话,他立刻带记者前来采访,把这事宣扬得人尽皆知。” 陈壮冷笑一声:“没想到这姓许的,还在背后使阴招!” 这个结论,真是出乎他意料。 金链子跪在地上,哭丧着脸说:“大哥,我们就是街上的混子,求您放我们走吧,我们今后再也不敢来骚扰大哥的生意,今后见了大哥,一定绕路走。” 其余四个人都连忙向陈壮求饶。 见这几个人没出息的样子,陈壮瞟了一眼,开口说道:“既然许方奇叫你们事后打电话向他汇报,你们现在就给他打电话。” 金链子一愣,说:“哥,您就别开玩笑了,我们都被揍成这副德行,还敢叫他带记者过来?” 陈壮笑了笑,说道:“你给他打电话,就说你们讹诈成功,陈老板认下盘子里的死耗子,赔了你们五万块钱。” “啊?”金链子傻眼了,一头雾水。 陈壮又说:“你只管给他打电话,他一来,我自然放你们走。” 金链子几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知道陈壮葫芦里卖什么药。 不过既然是陈壮的要求,金链子也只能硬着头皮掏出手机,给许方奇打了个电话。 “许,许院长,我们已经按您的要求,用死耗子讹了一笔钱。现在餐厅里的顾客全都跑光了,您赶紧带着记者过来采访吧。” 他开的是免提,手机那头顿时传来许方奇欣喜若狂的声音:“那臭农民真给你们钱了?我这就带记者过来,这次一定要让那臭农民的饭馆倒闭,让他赔个精光。对了,你给我说说,那臭农民是怎么说的?” “这……”金链子一噎,畏缩的看了一眼陈壮。 陈壮朝他使了个眼色,让他继续说。 金链子无奈,只好跪在地上说:“陈壮一看死耗子,就吓得向我们又是道歉又是鞠躬,我们要多少他就给多少。餐厅里的其他客人,看见死耗子,全都对他破口大骂,饭钱都不给就走了。” “太好了!”许方奇的声音兴奋到了极点,恶狠狠的说:“这姓陈的总算吃了一个哑巴亏,他现在一定像过街老鼠,夹着尾巴不敢见人。” 金链子尴尬的说:“是啊,他胆子都吓破了。” 许方奇兴奋的说:“好,我这就过来,专门看看他的衰样!” 金链子赶紧挂上手机,哭丧着脸对陈壮说:“大哥,我都按你说的做了,现在可以走了吧。” 就在他和许方奇打电话的时候,餐厅里的所有员工都忍不住发笑,也纷纷在心里唾弃许方奇的无耻。 身为一家民营医院的院长,许方奇竟然干出这种下三滥的事,真是让人不齿。 陈壮说:“你们在一旁等着,等许方奇来了,你们再走。” 五个人已经被打怕了,见陈壮不放人,也不敢走,畏畏缩缩的挤在一角。 陈壮让服务员把度假村的大门重新打开,就等着许方奇自己入套。 大概过了半小时,许方奇驾着一辆黑色宝马轿车,“吱”的一声在野味馆门口停下。 他兴奋的跳下车,大步往野味馆里走去,身后还跟着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记者。 就在许方奇刚走进度假村的时候,两名保安把男记者拦住:“你不能进去。” 许方奇回过头,一脸不悦:“为什么他不能进?” 保安说:“刚才野味馆里出了点事,老板吩咐,不能让记者进去。” 许方奇一愣,心里一阵纳闷,陈壮怎么知道会有记者来? 难道是死耗子的事闹大了,别的记者消息灵通,先跑过来了? 保安只放许方奇一人进去,反正就是不许男记者进。 许方奇没办法,心想反正自己的目的也得逞,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,陈壮压得住一时,也压不住这消息传开。 到时候他再找人一炒作,再找熟人向卫生监管部门一投诉,罚款封店一起来,聚客来野味馆肯定得倒闭! 许方奇对男记者说:“既然不能进,你就在门口等着吧,我进去拍了照片,到时候我给你提供新闻线索。” 男记者没办法,只好等在门口。 许方奇怀着兴奋的心情,咬牙切齿的往度假村走去,他已经迫不及待,想看陈壮狼狈的样子了! 这个臭农民,敢跟他作对,也不瞅瞅自己有几斤几两! 等许方奇走进门后,两名保安立刻锁上度假村大门。 站在门外的男记者眉头一皱:“怎么锁门了?” 一个保安冷笑一声,意味深长的说:“我们陈老板说了,这叫关门打狗!”

陈壮在心里冷笑一声,仍旧盯着他不吭声。

陈壮刚才就浑身邪火,现在一耕耘起来,便卯足了劲,直搞得柳凤娇连声喊叫,雪白的娇躯不停晃悠。

陈壮歉意的说:“这事真是麻烦吴主任了。”

村支书说:“来,壮子,我敬你一杯!你们年轻人有想法,我们这一辈人老了,要是咱们河畔村没有你,还不知道得落后多少年。”

表姐吃力的扶起柳妍,催促陈壮赶紧把柳冰扶到床上休息。

胖子和瘦子都心惊胆战,不敢再跟陈壮一战。

马家以前靠着她当村长的爹撑腰,现在靠山一倒,家里只剩一个俏寡妇,和一个黄花闺女,就像一块大肥肉,馋得不少闲汉口水直流,就想占便宜。

她一问,陈壮也不隐瞒,点头说:“当然有。”

易建阳满脸灰尘,脸颊上还被碎石划出一道道血口子,他再也没了昨天那股谈笑风生的自信模样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惊恐,直勾勾的盯着倾倒的石头狮子,嘴里喃喃。

但就在这时,村支书正陪着王村长,还有一群村干部正好走过来,几个人猛然看见王猛跪在陈壮面前磕头,顿时全都愣住了。

两人在办公室里闲聊,华强也很有自知之明,没有打听“提鲜散”的事,这样的行业机密,反正就算他问,陈壮也不会说。

两人在办公室里闲聊,华强也很有自知之明,没有打听“提鲜散”的事,这样的行业机密,反正就算他问,陈壮也不会说。深海狂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