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酷派s1刷miui,酷派s1怎么样,酷派s1是4g好还是6g好,酷派s1能刷小米系统吗

发布时间:2019-11-10 18:16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旁边男人莫名其妙的少爷脾气,搞得梁晓橙有点摸不着头脑。上午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,还让她感动了一把,怎么转眼间又抽风冷着一张脸了? 就因为自己一定要来香港吗?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?他又生得哪门子气? 她不明白,也懒得问,索性拿出手机,靠在座椅上玩儿起了离线游戏。 这些游戏还是上次见面沈笑颜给她下的,下了一堆,说是让她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。 可她天天时间都不够用,根本连打开的机会都没有,而现在,却派上了用场。 距离香港越来越近,梁晓橙的心情也越来越忐忑。在这里查到弟弟的消息这件事,不光小衍,连陆战宸也都知道。 可是他们两个都含糊其辞的,谁也不跟她说到底发现了什么,陆战宸甚至压根就想瞒着她自己先来一趟。 可他们不知道,这样的含糊其辞,让她的心更加的紧张。 不知不觉中,她也有了一点倦意,一想到明天早上还有一堆事情要面对,她决定什么也不想了,先睡一觉再说。 刚刚闭上眼睛,旁边的那个人大手一揽,将她揽入了他坚实的胸膛。在熟悉的怀抱里,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满意的沉入了梦乡。 —— “莲城路车祸逃逸事件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。被撞人刘女士因抢救无效,已于今天凌晨去世。家人悲痛万分……” 陆家,秦丽珍望着电视,脸色一片惨白。在听到被撞之人去世之后,接连打了好几个冷颤,将身体蜷在沙发上,浑身瑟瑟发抖。 “干妈,别看了,起来吃药。”张雪然走过来用遥控关掉电视,安抚的拍了拍秦丽珍的手,然后将一杯水还有几片药放在了她的面前。 这件事发生之后,张雪然第一时间找人将那辆撞人的跑车改了颜色,做了假手续之后,以极低的价格在黑市卖掉了。 她还撺掇着秦丽珍将家里的佣人全部遣散,这样就没有人知道她事发当天究竟什么时候回家了。 她一边安抚着秦丽珍,一边偷偷用手机录下了干妈和自己说事情经过时的全部过程,当然,这些除了她,没人知道。 “能不吃吗?我已经没事了。” 看了一眼桌子上白色的药片,秦丽珍自己都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抵触?雪然说那是降血压的药,吃了对身体好,可她总觉得吃完以后心里会莫名的烦躁,还会嗜睡。 “那可不行。”张雪然拒绝道。 “干妈,医生说了,药不能停,不然你的血压根本控制不住。来,听话,吃了。” 秦丽珍看着表情温柔又懂事的干女儿,不知道为什么,却忽然觉得有点亲近不起来,甚至于,隐隐的有点害怕。 她从来都不是个傻子。那天出事之后,她实在是被吓坏了,所以完全没有了头绪。可事情过去之后,她不由得开始反复琢磨当时的情景。 这个丫头平时看上去弱不禁风,连说话的声音大一点都恨不得能够晕过去,可是处理起一条人命,怎么能够从头到尾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?心思缜密,行动干脆利落……她可是一直被自己儿子娇养着,连点社会经验都不应该会有的啊! 这……本身就有点可怕,不是吗? 都说人老成精,秦丽珍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干女儿绝对不像表面看上去一般单纯。 虽然她从来没有说,可是打心眼里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一紧张会把这个事告诉了张雪然?以至于好像被她拿住了把柄一般。 特别是前天,自己明明在家里好好的,为什么她一来,自己就忽然头晕脑胀,莫名其妙就晕倒在了地上? 想到这里,秦丽珍的心猛地一抽,看向张雪然的目光带出了几分忌惮。 “干妈,你给战宸打个电话吧,就说你想他了,让他回来吃晚饭。” 张雪然亲眼看着老女人把药品吞了下去,终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,再次温柔的说道。 可这样的话听在秦丽珍的耳朵里,却总让她觉得有一种自己被命令的感觉,这让她很是反感。可是表面上却并不敢表现出来。说实话,现在的她真的很怕车祸的事被别人知道。 一旦传出去,就算坐不了牢,那个婚也是离定了的。 所以她根本不敢违了张雪然的意思。 “战宸不在家,他去香港了……” —— 港区警局档案室。 望着桌子上面摊开的资料,梁晓橙面色惨白的死死盯着一张已经发黄了的照片,紧紧的抿着嘴唇,手指因为用力攥着都失去了颜色。 “陈小七,男,年龄,20岁左右,偷渡被抓,取保候审时离奇失踪,怀疑与一桩报复杀人案有关,目前在逃。”桌子对面的警员一脸严肃,口气里除了公事公办听不出任何的起伏。 旁边的陆战宸面露不忍,可此时他能够做的只有陪伴。 “这里有陈小七的DNA比对结果。当年被抓后,他的供词里提起自己是被拐卖的,所以我们查询了国家失踪儿童档案库。当年你家人报警的时候在里面留了你弟弟梁天赐的DNA资料,所以能够确定,这个陈小七就是你弟弟梁天赐。”警员继续说道。 梁晓橙目光有点恍惚,一句话也不想说。其实不用什么DAN比对,单单是那张照片,那张看上去瘦弱苍白的二十岁男子的照片,她就知道这是弟弟无疑。 因为——他和自己长得太像了。 之前在宁城找到弟弟失踪之前的那张照片还不明显,可能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完全长开,可这张,简直就是自己高中时候的翻版。 可正因为此,梁晓橙心里的痛才更是折磨的她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 偷渡,失踪,报复杀人……弟弟究竟经历了什么?! 从警局里提供的资料,梁晓橙很容易就拼凑出了当年弟弟失踪之后发生的事情。 那个歹徒带着他和那个女孩一起偷渡到了香港,并且在这里定居。之后的几年,那个混蛋全是靠着弟弟和那个女孩去做小偷,骗子,还有童工来养活他。 后来弟弟加入了帮派,做了一名最底层的小喽啰。这样多少有了一点钱,就想摆脱那个人的禁锢,于是他和那个女孩选择瞒着他偷渡去美国。添加"buding7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而对于梁嘉妮来说,她才不在乎自己的继姐和谁好呢,她愿意自降身份来这里,全是因为这是陆氏的公司,在这儿能够有更多的机会接近陆战宸。 —— 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。 陆战宸的助理偷看了一眼站在窗边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总裁,连忙压下眼底的好奇,恭谨的说道:“陆总,张小姐已经送走了,我亲眼看着她上了飞机。” “嗯,知道了。”陆战宸连头都没有回,声音有点低沉,办公室里的气氛很是压抑。 助理真想现在就转身离开,可是想了想,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张小姐让我帮她转达一句话,嗯,她说,对不起,以后她不会再来打扰你了。” 说完,他悄悄的吐了一口气,转身离去。 再一次拿出香烟点燃,陆战宸深深的吸了一口,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真的乱了。 从那一天之后,他基本上就没有怎么睡过觉,匆匆的赶了回来,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要立刻见到她,要跟她解释清楚。 可是真的见了,他又不知道要说什么。 张雪然的心计,他和梁晓橙都不是第一次知道,她之所以能够变得如此的疯魔,其实仰仗的都还是自己一次次的姑息。 他明白自己的责任最大,正是因为他一次次被动的选择了妥协,才会让他和他爱的女人好容易回温的感情又一次回到了冰点。 梁晓橙的不告而别让他的心就像是压了一块儿大石头一般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而见到她的那一刻,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吊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地了。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居然对他那么抵触……也正是因为此,使他再一次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。 既然感情和恩情不能共处,那么他选择感情。 他会给张雪然最优渥的生活,可是他却绝对不会再给她机会破坏自己的生活。 想到此,他用力的将手里的烟掐灭,抓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:“帮我安排车,去翻译公司。” —— 走下电梯,陆战宸忍不住一愣。远远的他就看到梁嘉妮穿着工装站在前台,他的脚下不由一顿。 看到他来,梁嘉妮的眼中立刻闪烁出喜悦的光芒,刚想上前,总算还没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,连忙大声的喊了一句:“陆总好。” 陆战宸没有说话,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往里走去,他要去问一问这到底是什么回事? 梁嘉妮看他根本理都不理自己,想都没想的追了过去,大喊:“陆总,你等一下!” 此刻正好是下午上班的时间,门口人来人往,听到她的喊声,很多人都开始朝这边看。 陆战宸只能停了下来。他蹙紧眉头,冷声问道:“有事?” “有……恩,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,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您说。能不能单独谈谈?” 梁嘉妮能够感觉到陆战宸对自己的继姐余情未了,但是她觉得他应该不知道继姐和祁肃庭交往的事儿。如果自己把这件事告诉他,他肯定再也不会搭理梁晓橙,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给自己找绿帽子戴的。 只可惜陆战宸根本没准备给她这个机会,他看了她一眼,直接说:“没空。” 说完,继续往里面走。 “是关于我姐的!”梁嘉妮急了,脱口而出。 这句话一出口,陆战宸下意识的又一次停下了脚步,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,迟疑片刻,说:“半个小时以后去王总办公室找我,给你十分钟。” “好。”梁嘉妮连忙点头。 一样和她站在前台里的另外一名员工,看到她和总裁这样说话,一脸的不可思议:“你姐?你姐是不是法语部的梁副主管啊?她和陆总之前认识?” 梁嘉妮从还没上班起就对着梁晓橙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,所以虽然她刚刚到职,可整个公司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她是新升职的梁副主管的妹妹。 但是,梁副主管和陆总曾经认识……这个之前还真没什么人知道。 继姐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早就让梁嘉妮觉得忍无可忍,此刻听到有人问,她终于憋不住的开始给梁晓橙抹黑:“你们不知道吗?我姐是陆总的前妻,不过他们早就离婚了。” “你是说真的?所以……梁副主管升职这么快是因为陆总的原因?” —— 新苑翻译原本就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公司,里面又是女员工居多,八卦的传播能力那是极具杀伤力的。所以梁晓橙完全想不到,她不过就是去祁氏拿了一下资料,公司里已经恨不得把她前二十几年的历史都给扒出来了。 —— 半个小时之后,梁嘉妮如约敲响了王总办公室的大门。此时的王总早就已经回避,办公室里只有陆战宸一个人。 一进门,她就看到陆战宸正站在房间的水台前,自己在冲着咖啡。 “陆总,我来吧,怎么能让您自己冲咖啡。”梁嘉妮连忙上前两步,紧紧的贴在了陆战宸的身上。 陆战宸不动声色的朝旁边移开两步,神色冰冷的盯着她:“你要找我说什么?” “哦,陆总,是这样的,其实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说,可是又觉得不告诉你不合适,总之我也挺矛盾的……”梁嘉妮扭捏的绞着两只手,声音娇柔,神色中充满了歉意。 “说重点。” 梁嘉妮刚想表示一下自己的立场,也在这个优秀的男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懂事的一面,就被陆战宸毫不客气的打断。 “我姐和祁氏集团的祁总走的很近,现在已经快要订婚了。”梁嘉妮哪里见过陆战宸如此冷厉的一面?被他一个眼神儿,吓得把心里的话直接秃噜出来了。 听到她这么说,陆战宸正在搅拌咖啡的手停了下来,眼睛里闪过一丝厌烦。 “谁告诉你的?”半天之后,他继续问道。 “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啊。”梁嘉妮试图从这个男人的脸上找到情绪变化,可是看了半天只能放弃。 “据说前不久祁总还在公司门口跟我姐求爱了,好多人都看见了。所以现在祁氏集团的业务几乎都是我姐在做,她今天下午还去了祁氏呢。”加我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而对于梁嘉妮来说,她才不在乎自己的继姐和谁好呢,她愿意自降身份来这里,全是因为这是陆氏的公司,在这儿能够有更多的机会接近陆战宸。 —— 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。 陆战宸的助理偷看了一眼站在窗边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总裁,连忙压下眼底的好奇,恭谨的说道:“陆总,张小姐已经送走了,我亲眼看着她上了飞机。” “嗯,知道了。”陆战宸连头都没有回,声音有点低沉,办公室里的气氛很是压抑。 助理真想现在就转身离开,可是想了想,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张小姐让我帮她转达一句话,嗯,她说,对不起,以后她不会再来打扰你了。” 说完,他悄悄的吐了一口气,转身离去。 再一次拿出香烟点燃,陆战宸深深的吸了一口,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真的乱了。 从那一天之后,他基本上就没有怎么睡过觉,匆匆的赶了回来,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要立刻见到她,要跟她解释清楚。 可是真的见了,他又不知道要说什么。 张雪然的心计,他和梁晓橙都不是第一次知道,她之所以能够变得如此的疯魔,其实仰仗的都还是自己一次次的姑息。 他明白自己的责任最大,正是因为他一次次被动的选择了妥协,才会让他和他爱的女人好容易回温的感情又一次回到了冰点。 梁晓橙的不告而别让他的心就像是压了一块儿大石头一般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而见到她的那一刻,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吊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地了。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居然对他那么抵触……也正是因为此,使他再一次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。 既然感情和恩情不能共处,那么他选择感情。 他会给张雪然最优渥的生活,可是他却绝对不会再给她机会破坏自己的生活。 想到此,他用力的将手里的烟掐灭,抓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:“帮我安排车,去翻译公司。” —— 走下电梯,陆战宸忍不住一愣。远远的他就看到梁嘉妮穿着工装站在前台,他的脚下不由一顿。 看到他来,梁嘉妮的眼中立刻闪烁出喜悦的光芒,刚想上前,总算还没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,连忙大声的喊了一句:“陆总好。” 陆战宸没有说话,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往里走去,他要去问一问这到底是什么回事? 梁嘉妮看他根本理都不理自己,想都没想的追了过去,大喊:“陆总,你等一下!” 此刻正好是下午上班的时间,门口人来人往,听到她的喊声,很多人都开始朝这边看。 陆战宸只能停了下来。他蹙紧眉头,冷声问道:“有事?” “有……恩,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,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您说。能不能单独谈谈?” 梁嘉妮能够感觉到陆战宸对自己的继姐余情未了,但是她觉得他应该不知道继姐和祁肃庭交往的事儿。如果自己把这件事告诉他,他肯定再也不会搭理梁晓橙,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给自己找绿帽子戴的。 只可惜陆战宸根本没准备给她这个机会,他看了她一眼,直接说:“没空。” 说完,继续往里面走。 “是关于我姐的!”梁嘉妮急了,脱口而出。 这句话一出口,陆战宸下意识的又一次停下了脚步,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,迟疑片刻,说:“半个小时以后去王总办公室找我,给你十分钟。” “好。”梁嘉妮连忙点头。 一样和她站在前台里的另外一名员工,看到她和总裁这样说话,一脸的不可思议:“你姐?你姐是不是法语部的梁副主管啊?她和陆总之前认识?” 梁嘉妮从还没上班起就对着梁晓橙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,所以虽然她刚刚到职,可整个公司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她是新升职的梁副主管的妹妹。 但是,梁副主管和陆总曾经认识……这个之前还真没什么人知道。 继姐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早就让梁嘉妮觉得忍无可忍,此刻听到有人问,她终于憋不住的开始给梁晓橙抹黑:“你们不知道吗?我姐是陆总的前妻,不过他们早就离婚了。” “你是说真的?所以……梁副主管升职这么快是因为陆总的原因?” —— 新苑翻译原本就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公司,里面又是女员工居多,八卦的传播能力那是极具杀伤力的。所以梁晓橙完全想不到,她不过就是去祁氏拿了一下资料,公司里已经恨不得把她前二十几年的历史都给扒出来了。 —— 半个小时之后,梁嘉妮如约敲响了王总办公室的大门。此时的王总早就已经回避,办公室里只有陆战宸一个人。 一进门,她就看到陆战宸正站在房间的水台前,自己在冲着咖啡。 “陆总,我来吧,怎么能让您自己冲咖啡。”梁嘉妮连忙上前两步,紧紧的贴在了陆战宸的身上。 陆战宸不动声色的朝旁边移开两步,神色冰冷的盯着她:“你要找我说什么?” “哦,陆总,是这样的,其实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说,可是又觉得不告诉你不合适,总之我也挺矛盾的……”梁嘉妮扭捏的绞着两只手,声音娇柔,神色中充满了歉意。 “说重点。” 梁嘉妮刚想表示一下自己的立场,也在这个优秀的男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懂事的一面,就被陆战宸毫不客气的打断。 “我姐和祁氏集团的祁总走的很近,现在已经快要订婚了。”梁嘉妮哪里见过陆战宸如此冷厉的一面?被他一个眼神儿,吓得把心里的话直接秃噜出来了。 听到她这么说,陆战宸正在搅拌咖啡的手停了下来,眼睛里闪过一丝厌烦。 “谁告诉你的?”半天之后,他继续问道。 “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啊。”梁嘉妮试图从这个男人的脸上找到情绪变化,可是看了半天只能放弃。 “据说前不久祁总还在公司门口跟我姐求爱了,好多人都看见了。所以现在祁氏集团的业务几乎都是我姐在做,她今天下午还去了祁氏呢。”加我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脱衣舞娘

梁晓橙愣愣的,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接话。她的脑子现在像是塞满了稻草,完全没有办法思考。 而乔俏,明显的将她这份沉默当做了质疑。她踮起脚尖,朝巷子了看了看。可这样她还是有点担心,又干脆拉着魂不守舍的梁晓橙走出去好远,这才停下来给她分析: “我今天认真的看了看你老公,发现他这个人吧,眼神特别的清亮。橙子,你别说我迷信啊,我真的觉得这样的人,是不会偷偷的在人背后做事的。我忽然间意识到,他那么傲气的人,想让你失业都会直接告诉你,根本不屑玩阴谋。” 其实这也是一直纠结在梁晓橙心里的结,让她如鲠在喉。 虽然她自认对那个男人了解并不深,但他的傲气她是领教了多次了。正如乔俏所说,他想做的事根本就不用玩阴谋。 更何况这几次接触,梁晓橙甚至隐隐的觉得,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开除的事情。 但是,如果不是他,害自己的人又会是谁呢? “是啊,如果不是他,又有谁有必要害你呢?”旁边的乔俏也自言自语的同时说道。 可根本没等她再说什么,乔俏忽然用力的一跺脚,眼睛变得晶晶亮:“我有办法了!” “什么办法?” “你别管,山人自有妙计!橙子,这件事交给我,你就擎好吧!” —— 很快就到了爷爷的生日。作为曾经的商业巨头,陆老爷子的生日,自然是很受人瞩目的。 只是今年,老爷子早早的就放出了话来,说年龄大了,身体不好,不耐烦和那么多人打交道。所以今年的生日简办,只自己家人吃顿饭就好。 可是,说是简办,还是在宁家老宅办了一个自助餐的酒会。毕竟所谓的自己家人,三姑六婆,各路亲戚,人也不算少。 即使心里并不情愿,可是在和那个人离婚之前,自己还是陆家的媳妇。为了不让别人看陆梁两家的笑话,梁晓橙还是早早的就和婆婆一起赶到了老宅。 “好好的招呼客人,你可是新媳妇,这还是第一次参加家族聚会。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呢,你可别给我儿子丢脸。” 秦丽珍不知道对自己这个儿媳妇有多不满意,一下午啰里啰嗦的说了无数次。 梁晓橙努力维持着自己那笑得都僵硬掉了的笑容,认命的又一次点了点头。她被婆婆要求和她一起站在门口迎接客人,用婆婆的话说,正好借这个机会让她认认家里人。 尽管觉得这些人认不认识对自己来说完全没有意义,可梁晓橙也懒得去和婆婆对抗。 一直到看着陆战宸和张雪然一前一后同时出现的那一刻,她才今天晚上第一次变了表情,那僵硬的笑容再也不见了。 “梁小姐,你怎么亲自在门口迎宾啊?干妈今天没从酒店请迎宾小姐吗?” 张雪然走到了她的面前,一脸故作惊讶的表情,语气中却充满了恶毒的讽刺。 望着面前的一对璧人,梁晓橙只觉得荒谬!她的脑海里一下子又浮现出了那天在巷子里的情景。那个男人与她的缠绵,他火热的亲吻…… 那么的清楚,又好像是一场梦。 他千叮万嘱的要她今天一定过来参加宴会,目的就是为了让她来受辱吗? 或者,这才是他真正的,要报复她的手段? 她抬眼瞄了一下跟在那个女人身后,一身黑色礼服,看上去耀眼极了的——她的老公,那个衣冠禽兽。 可是也就仅仅只是一瞥,她就将目光迅速移开,连和他对视一眼都不愿意。 不管心里涌起什么样的狂涛巨浪,此刻的梁晓橙却也明确的知道自己的身份。她可以不做陆太太,但是她依然是梁家的大小姐! 如果今天在这种场合失了态,掉了价,让自己爷爷知道,一定会抽死她的。 她快速的收敛起了心中的情绪,面色冷淡的往旁边侧了一下:“作为陆家的长媳,亲自迎接客人是我的责任,也是必须的礼节。” 她的脸上带出了一个虚假的,却让人挑不出任何错处的笑意,冲着面前的女人莞尔道:“张小姐的礼仪课程看来学的并不佳。不过这也正常,毕竟……从小也没人教过你。” 张雪然的资料梁晓橙早已经看过,这个人据说早年曾经救过那男人一命,之后就被陆家当做救命恩人给供起来了。 而在此之前,她不过是城北大杂院里长大的,一个地痞的女儿。 她想挑自己的毛病?还差着火候。 一下子被揭了短的张雪然脸瞬间变得煞白。 她狠狠的瞪了梁晓橙一眼,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忽然后退了一步,伸手抱住了陆战宸的胳膊,声音娇柔而无力:“战宸,我头好晕。” “头晕就别站在风口说话。” 一直站在后面看着她们两个人交锋的男人此刻终于出声。 他将手里一直拿着的貂绒大衣小心的为张雪然披在了肩上,睨了一眼只穿了一件礼服裙的梁晓橙,和那个女人一起走进了大门。 一直到将她引领到自己母亲的身边之后,他又转了回来,走到了梁晓橙的身边,同时将她的大衣给她穿上。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,赶过来作秀?亦或者是想两不得罪? 可是她现在现在连话都不想跟他说。 可偏偏这个时候,陆战宸却朝她伸出了手。 “干嘛?” 男人没有回答,自顾自的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,轻轻的从自己的臂弯中穿过,然后才轻声说道:“我陪你一起迎宾。” 感受着身边微热的气息,梁晓橙恍惚的抬起了头,她看了一眼旁边男人清冷而俊秀的脸,看着他一脸的沉静,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完全不够用,怎么也猜不透他的心思。 “我和雪然是在门口碰到的。我今天一天都在公司。” 一个声音在耳边轻轻的响起。梁晓橙不由得愣神——他,这是在跟自己解释吗? 可是根本没有时间让梁晓橙理清楚思绪,她放在震动上的手机已经开始嗡嗡的响了起来。 “橙子,我拍到那封检举信的照片了!”FL"HHXS6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梁嘉妮见实在是瞒不下去了,就只好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了。 原来是张雪然主动找的她,跟她承诺只要是她能够毁了梁晓橙,就去自己干妈那里替她和陆战宸拉线搭桥,促成他们的婚事。所以,梁嘉妮起了贪念,设计想毁了姐姐的容,可惜最后没有成功。 后来张雪然又给她打电话,让她想办法得到梁晓橙离婚证的照片,她就趁姐姐守灵的时候,偷了她的钥匙,跑到了小公寓里偷拍了照片。 “所以,你早就知道我离婚了,是吗?”梁晓橙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。 “是,张雪然早就告诉我了。” 可是她却能够一直隐忍下去,看着自己和陆战宸在爷爷面前作秀……只为了在最关键的时候捅自己一刀! 这就是自己的妹妹,和自己同一个父亲的亲妹妹! “你脑子里有坑吗?张雪然和陆战宸青梅竹马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嫁给他。好不容易把我逼得离了婚,她怎么可能会把陆太太这个位置让给你?”梁晓橙强压火气,问出了心中的不解。 “你脑子里才有坑!张雪然想嫁给陆少?”梁嘉妮嗤笑一声:“那怎么可能?她没有生育能力!” “她都跟我交了实底儿了,陆家是不会同意他们两个结婚的。即使陆少离了,很快也得娶别人,陆家不能后继无人。她愿意和我合作,她帮我成为陆太太,等我生了儿子之后,不能反对她和陆战宸继续交往。” 说到这里,梁嘉妮呵呵冷笑了两声:“这年头,男人算什么?只要我在陆家立住脚,管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?再说了,就张雪然那半死不活的样子,我看她都熬不到我生出儿子!” 梁晓橙望着说起张雪然一脸鄙夷表情的继妹,脑子里浮现的却是那个女人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。 果然一个个都打得一手的好算盘,可惜,每个人想到的都是对自己最有力的那一面。 她们当陆战宸是死的吗? “梁嘉妮,你这样算计我的时候,良心不会不安吗?”她深深的望着依然被自己禁锢着的继妹,淡声问道。 “有什么不安?这不是你自己放弃的吗?再说我也没有真的伤到你。”梁嘉妮梗着脖子和她顶嘴,眼神却惶惶然的,终究泄露了她心里的揣测。 梁晓橙用力的压抑着内心深处汹涌的愤怒和哀伤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她掐着继妹脖子的手上又用了几分力气:“把你用来牵制张雪然的证据给我。” “咳咳,你要掐死我了啊!” “别废话!惹急了我真要你的命!你在我妈葬礼上闹事,让我妈死了都不得安宁……你是要逼我送你下去给我妈赔罪?!” 这句话瞬间把梁嘉妮给吓住了,她尖叫一声,将手机远远的甩了出去,两手抱头大声的哭叫起来:“里面有录音,你拿走吧,全拿走吧,别吓我……” 将音频提取出来传到了自己的手机里,问出了张雪然的住址,梁晓橙一把将她推到了一边,打开洗手间的门快步走了出去。 “橙子,你怎么在这儿?让我好找!” 一出门就和跑过来的乔俏碰了个正着。梁晓橙抬眼看着她,瞬间红了眼眶。 “怎么了?橙子,发生什么事了?”乔俏顿时变了脸色,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:“到底怎么了?你别害怕啊,有我在,没人能欺负你!” 说着,她的目光朝着刚刚被打开门的洗手间望了过去。 梁晓橙这才意识到她误会了,连忙摇了摇头:“我没事。”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钥匙,一把塞到乔俏的手里:“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的朝着夜总会大门口跑去。 跑到门口,冷风一吹,她才意识到,大衣忘在包房里了。可这会儿她早已经顾不得了,随手招了一辆车,直接报了张雪然的住处。 站在那栋高耸入云的公寓门口,梁晓橙不由冷笑一声——这真是攀得一手好高枝儿。 这里的房子,每一平最少也得七八万起价吧?更别说顶层复式了。如果不是陆战宸付钱,就凭张雪然那样一个破落户的女儿,能住得起这里的房子? 所以说,他们两个的感情,是一个外人想介入就能介入的? 也亏得梁嘉妮那个没脑子的,被人家当枪使了还不自知! 站在公寓门口,用力的按了半天门铃,可是一直没有人来开门。梁晓橙看了一眼手表,晚上九点二十分。就那女人的身体,这个点儿出门的机会不高,想了想,她握着拳朝着那扇黄铜的精致防盗门重重的砸了过去! 好在只砸了几下,房间里就传来了脚步声,梁晓橙举起的拳头还没来得及放下,门就被从里边打开了。 “你?” 望着穿着休闲毛衣,浅蓝仔裤,一身随意打扮的陆战宸,梁晓橙的拳头僵在半空,一动也动不了。 “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看到她,那男人也一脸的惊讶。 他在这里,才是正常的,不是吗? 梁晓橙在心中自嘲了一下,放下手,一把推开了那个男人,不请自入的问道:“张雪然呢?” 对于她的无视陆战宸的脸上明显的带出了几分不快,他双手斜插在裤袋里,站在门口,冷冷的盯着那个擅自闯入的女人,没有答话。 他倒想看看,她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? “战宸,谁来了?” 一个温婉而娇柔的声音从厨房传出,随即,张雪然手里拿着一个水果拼盘走了出来。 梁晓橙的目光落在了门口右侧的餐厅里,这才发现,今天不知道是他们两个谁的生日。餐桌上摆放着一个精美的蛋糕,旁边还插着几根红烛,开了红酒,还有两份还没来及碰的西冷牛排。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多么温馨而浪漫的夜晚啊,烛光晚餐呢……可惜,偏偏碰到了她。 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望着面色冷漠的梁晓橙,张雪然整个人都惊呆了。 可让她更加没有想到的是,她的话刚一出口,那个不速之客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,抓过她手里的果盘,狠狠的朝地上摔去!加我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