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脚底像是张癣脱皮,手指脱皮痒发硬化开裂,脚底发痒且脱皮,脚脱皮的治疗方法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01:48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江流没来,就我俩。”华笙指了指风兮。

谢东阳了解了来龙去脉后,二话不说,直接问秦皖豫,“你能帮我们救回瑶瑶,钱都不是问题,你说个数目吧,我叫人给你打过去。”

华笙笑了笑,“难受?不,一点也不,完全没感觉,就好像他们说的那个人不是我一样。” 江流听完就忍不住笑了。 他家的小姑娘啊,真心不是凡人格局。 虽然才22岁,但是少年老成。 很多事情比长辈看的都要透彻。 华笙想法很简单,她来上学,本身是因为对历史感兴趣。 其实校园里这些人,跟她也不是一个段位的。 就不要去争论长短了,至于他们怎么说?随便,反正她不是明星,不靠口碑和舆论吃饭。 “这不是回家的路。” 看着路线不对,华笙侧头看着主驾驶上的男人。 他从公司回来,外套放在后排。 身上只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衬衫,袖口镶钻钻石,依旧是低调中的奢华。 “恩,我打算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他说。 看样子是不打算直接说去哪里,故作神秘。 华笙也吭声,又过了一会,她问他,“我其实很好奇,你这个身份干嘛要自己开车?” 因为华笙发现,江流很少会用司机,除非喝酒了。 不然都是自己开的,这一点也不像大老板的风格。 江流手把方向盘,目视前方,不经意的回答着,“因为我不太喜欢把自己的生命安全放在别人手里。” 华笙听完就笑了。 “笑什么?” “够谨慎,是干大事的人。” “谢谢江太太的赞美。”江流也笑。 江流每次称呼她为江太太的时候,华笙总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羞涩。 车子大约行驶了半小时左右,两人来到一家很简约古朴的餐厅。 江流将车停好后,带着华笙进去。 华笙环视四周,发现店面不大,但,干净整洁。 有点像咖啡店的装潢,白色和原木色为主,餐桌也是那种图书馆常用的原木长桌。 桌子上还放着各种小盆栽,两边的墙壁上是抽象壁画。 棚顶还镶嵌了不少绿色植物,给人的感觉很舒服。 刚进来的时候,华笙留意了门口的招牌,这家店叫——醉雪。 很诗情画意的一个名字,华笙很喜欢。 “江总。” 吧台里的女人四十几岁,风姿卓越,优雅至极。 穿着一身米色韩版西装,带着热情的笑容。 “恩,带我太太来吃点东西。” “好,你们先坐。” 不一会服务员就拿来菜单。 华笙看了下名字,倒是挺有意思。 比如万朵莲花一点红。 比如漂洋过海来看你。 再比如美人如玉,气势如虹,三山五岳等等。 名字都很优雅。 “阿笙,你想吃什么?她家菜很正宗。”江流问她。 “我除了肉,其他的都吃。” “放心吧,她家是素食餐厅,你想吃也没有。” 这倒是让华笙很意外,毕竟素食餐厅在北方还不盛行,北方人都喜肉,喜荤。 江流看了一会菜牌,随便点了几道,又给华笙要了一杯桂花茶。 她拿起杯子轻啄了一小口,随后淡淡的看着窗外。 江流则看着华笙的侧脸…… 慢慢说道,“你在房子里看风景,而我,再看你。” 这么露骨的情话一出口,华笙就有些不好意思,她低着头假装没听见。 “阿笙,你觉得刚才那句诗如何?”江流问她。 华笙又是一怔,“刚才那是……诗吗?” FL"jzwx123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华笙,我知道你和江流不是因为爱才在一起的,如果我没猜错,你现在应该还没跟他……。”

说来也巧,华芷应邀参加一个品牌发布会,而品牌的国内代理老板也是王君显的朋友,两人就在酒会上见了面。

谢东泽眼神有一丝不自然,“没说呢,她也许久没回家了,她父母也舍不得那么快回来。”

华琳不服气,还想说什么。 还是大姐华枫发话,“大家快吃菜吧,不然一会凉了。” 这么一打岔,算是给圆过去了。 但是那个警察白浩,始终是没吃好这顿饭。 只简单吃了几口,就说单位有事要走,华琳也满肚子不高兴,说出去送送也就没回来。 华琳出门后,华清酸了一句,“老四真是糊涂,门当户对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,她这脑袋一热为了爱情就奋不顾身了,我看她热度能维持多久?爸,妈,你们也不管了?就让她这么放飞自我了?” 华老爷有些郁闷的喝了口酒。 “不管了,女儿大了也管不了,自己的路自己选,自己的梦自己圆,以后享福受罪,都是自己知道。” “行了,今儿是好日子,都少说一句,不是给丽华过生日吗?” 老太太一向不太管孙女们的事情,但是听这么谈论,也觉得没意思。 老太太一开口,就都安静了。 大家也就缓和了不少,边吃边聊着。 除了华家自己人外,还有一些宗亲也在。 华家一共摆了五桌,也是热闹的很。 期间,有个表妹过来,主动找江流喝酒。 “这是五姐夫吧,哇……真帅,特别像我喜欢的一个男明星,五姐夫,我敬你一杯。” 这女孩子看着还没有华笙大,也就十八九岁。 但是穿的连衣裙不太庄重,前面露肩膀,后面露背。 性感是性感,就是这种场合有些……掉价。 小姑娘的头发卷卷的,只到耳边。 看着吧,倒是挺可爱。 就是戴着紫色的美瞳,有些吓人。 江流哪里认识这些人啊,但是人家主动敬酒,只的微微点头。 一杯酒喝完,小姑娘没有要走的意思。 继续纠缠道,“五姐夫,我是学动漫设计的,可以帮我找个工作吗?听说你人脉特别牛……我这也快毕业了,正愁没好工作呢?” 华笙在一旁低头默默的吃菜,一言不发。 就像没看见这人一样。 倒是老三华芷不高兴了。 冲着这姑娘嚷嚷,“胡丽敏你怎么回事啊?规矩懂不懂?你五姐夫刚跟你五姐结婚几天?跟你熟悉吗?就让人家给你介绍工作?再说了,就算真的是介绍工作,你也该跟你五姐说,而不是自己对男人抛媚眼,怎么现在都流行亲自上阵,不要脸攻势吗?” “三姐姐……我不是……。” 华芷一顿骂,这女的顿时挂不住脸了。 想解释,华芷哪里给她机会。 继续骂道,“今天什么日子知道吗?我妈过生日,你过来这边,不先给你姑姑祝寿?跑去跟男人套近乎?你怎么想的?谁给你胆子这么嚣张的?” 这时,那女人的母亲赶紧跑来解释,“小芷啊,你别怪她啊,我们家小敏也是找工作心切,这不是听说小五的丈夫是个厉害人嘛,想着能帮衬帮衬。” 华芷直接回怼,“可我们家今天请你们来,是祝寿的,不是让你们找工作的,做事能分的清时机吗?” “是是是,这件事是小敏不对,小敏快回去坐。” 华芷一番教训,直接将小狐狸精给骂跑。 然后看了一眼华笙,“五妹,你也是心大,就知道吃,你是看着点那些妖魔鬼怪。” 江流伸手摸了摸华笙的头,笑道,“阿笙这是对我有信心。” 加我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同班同学没有人出面护着,反而都在小声的八卦,甚至都认为是于萍得罪了人家教导主任的侄女。

“小姐,您可别说了,太吓人了,我的妈,汗毛都竖起来了。”大晚上的,听到这些,银杏都要吓哭。

王君显以为奶奶说的是前几天曝光镇岳夫妇撕逼打架的视频新闻。

华笙看了一眼春桃背的新包,又看了看她,“你那神秘男友来了?”

谢东泽和冯羽夫妇一边忙公司的事,一边还要照顾老太太。

谢东泽和冯羽夫妇一边忙公司的事,一边还要照顾老太太。只有你听见

说着谢东阳将锦盒推了过去,华笙好奇的打开那么一看,顿时脸色大变。

华芷是真敢说,面对面的跟机关枪的,给父亲一顿神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