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豆类清洗设备,豆类蛋白质含量表,豆类播种工具,谷物豆类的最佳搭配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4:10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姑父,董事会的事情我会想办法。”我收起手机,对姑父做出了承诺,“你别担心。” 姑父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:“小月,我不担心什么副总这些虚名,我只担心你。姜岩这人太有心计,你不要做傻事。” “放心吧,我不会做蠢事。” 我把从那个男人那儿得到的秘密文件给了姑父一份,然后回了家。 等到快六点的时候,我出发去了凯悦。 在前台拿了门卡,我去了他提前订好的房间。 位于顶楼的房间已经提前让人布置过了,点了香薰,雪白的地毯上用艳红的玫瑰花瓣铺成了一条通往卧室的路。 走进卧室,Kingsize的大床上放了一条黑色薄纱的长裙,和之前那次一样,那个男人挑出来让我穿的。 长裙是几层黑色的薄纱做成,漂亮的裁剪和别致的样式,一看就是出自大师的手工制作。 我冲了个澡,换上了黑色的长裙。 黑纱裙看起来薄透,但重点部位因为层叠反而被遮盖得很好,若隐若现更为诱惑。 我心里有些羞赧,可是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等下如何跟男人开口,说我现在的麻烦。 思索中,时间已经到了七点,男人在到来之前三分钟给我发了短信,我拿起黑色眼罩盖住了双眼,满怀心事地等着他的到来。 房间的门哔一声被打开了,我听到了男人向我走近的脚步声,因为紧张下意识屏住了呼吸。 男人的脚步声在我面前停住,我以为他会和上次一样,直接就做那种事情。 然而我感觉到一只手轻轻地捧住了我的脸。 “怎么了?心情不好吗?” 男人的声音低沉,但听得出来他语气里的关心。 我本来想跟他说董事会的事情,可他才帮我解决了拍卖会和支票的问题,我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开口。 咬了咬嘴唇,我摇头小声说:“没什么……” “做了我的人不用这么客气,有什么都可以说。”男人靠近了我的脸,淡淡的香水味窜入了鼻间,混合着他自身的男人味道给我一种安心的感觉。 我忍住了想要把麻烦事情都一股脑说出来的冲动,他轻笑了一声,揽着我的腰把我从床上带了起来。 “先吃饭吧。” 我不明所以地抬起头,小声地问:“不做了吗?” “今天你中午从姑父家离开后一直到现在,不是都没吃过东西吗?” 男人忽然贴近我的耳边,灼热的呼吸喷打在我的颈侧。 “我可不想让你再和上一次那样,做到一半晕过去。” 他的声音带着无法忽视的温度,但我心里面惊讶的是他竟然对我去那里都知道了。 “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姑父家?你监视我?” 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对自己的女人了如指掌不是应该的嘛?” 他搂抱着我坐到了椅子上,没几分钟就有人送来了食物。 因为我看不见无法切割牛排,他慢慢地喂我吃了一些,然后就这么吻了下来。 上一次他就像是狂兽一样把我撕碎吞了下去,我们之间甚至都没来得及有过一个完整的吻。 这一次,他就像是品尝点心一样,慢慢地将我尝了个遍,挖出了我从来不知道的那些敏感点。 我在他手里就像是一团泥,被他翻来覆去地玩弄,甚至大脑都没有办法再去思考遇到的那些糟心事情。 在他又一次让我到达了快乐的巅峰以后,我还是撑不住晕过去了。 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躺回了床上,而身边早已经一片冰冷。 他走了,而我拉下眼罩以后才意识到,自始至终我都没来得及给他说我遇到的麻烦。 我抓起手机摁亮屏幕,想看看他是不是给我发了短信。 然而我的手机一片空白,什么短信消息都没有。 我心里有些发慌,给他发了条有事想谈谈的短信过去。 然而等我去浴室洗完澡出来,发出去的消息石沉大海,他始终没有给我回复。 我心里面憋的很,情绪有些压抑。 明明想要拜托他帮我的忙,可是我竟然错过了这个机会。 从和他联系开始,他只会单方面跟我联系,没有回过任何一条由我主动发过去的消息。 一想到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找我,我心乱如麻。 凌乱的房间和他身上残留下来的香水味让我无法待下去,我匆忙地收拾了一下离开了房间。 走到酒店大厅,我把房卡交给前台后转身离开。 刚走没两步,忽然一个人冲到了我的面前,一耳光甩到了我的脸上。 “你这贱货怎么会在这里?你是不是背着我儿子偷人了!” 熟悉的恶毒咒骂让我抬起头,浓妆艳抹的婆婆崔有情黑着一张脸站在我面前,举起手又是一记耳光要甩下来!添加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想到这里,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心底多了两分释然,至少这一次,江一辰没有对我说谎。

想到这里,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心底多了两分释然,至少这一次,江一辰没有对我说谎。莱姆生活

“我说不会执行下去,那是在骗你。”江一辰看着我,眼神变得硬了几分,“为了解决掉江家的这一团烂事,我已经做了太多的准备。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会把这个计划执行到底。”

我跟姑父撒娇,姑父没好气地瞪我一眼:“你这丫头,真是铁了心要跟江一辰跑,现在孩子都也有了,我是管不住你了!”

现在看姑父把所有事情都怪在江一辰头上,我也忍不住帮江一辰说话。

时间很快就到了出差那天,我一早起来就拖着准备好的行李出门去了机场。 这两天我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了一下,有王筱柔和姑父在,我能够放心出去学习。 姑父听到我要去出差的时候,本来不是很同意,毕竟他也知道江一辰的花名在外,而且跟我还被人说过嘴。 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跟姑父再三强调不会有事,他才算放心,只是跟我说了要记得跟他多联系。 自从父母过世,来自亲人的关心就只剩下了真心实意待我的姑父,这种温暖让我真的特别依赖。 我这次出门带够了钱,打算买些适合姑父用的东西回来给他当伴手礼,也让他知道我心里挂着他老人家。 到了机场,我跟江一辰碰面拿到机票后,才知道出差的地方是西海。 而这一次的会谈并不涉及正式签约,所以只有我和他去跟对方进行初步接触。 西海是我国第三大海滨城市,也是我国第四大货运港口,这里经济非常繁荣,比起顺城还要繁华,全国大城市排名靠前。 上了飞机,四个小时以后我和江一辰就到了西海。 虽然江一辰是例行出差,但我看他的雄性荷尔蒙还是照常工作,一路上招蜂引蝶。 不仅同行的旅客有人来要电话,就连空姐也特别喜欢来我们的商务舱询问是否需要服务。临下飞机之前,我分明就看到了有个特别漂亮美艳的空姐,红着脸塞了纸条给江一辰。 “江总的魅力真是闲不下来的永动机啊……”我拎着自己的箱子,看着身旁的江一辰忍不住感叹。 江一辰没好气地看我一眼,过来帮我拖箱子,吐槽说:“永动机也有没用的一天,比如你就老是不接受我的盛情邀请。” 听到江一辰口里特别重点咬字的盛情邀请,我全然当没听到,毕竟我招惹不起他大少爷。 我当起了锯嘴葫芦,江一辰也就收声,西海这边的合作对象安排了人来接机,接到我们以后直接就把我们拉到了这里最大的旅游圣地清海湾。 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叫何应雄,长相斯文,谈吐彬彬有礼,做事情特别有眼力。 他给我和江一辰各自开了相邻的房间,让我们先休息一下,晚上会来接我们去和合作方用餐。 我们住的酒店是清海湾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,给我们开的房间也仅次于总统套房的水准,宽大舒服,尤其是站在阳台上的视野极佳。 我泡了一杯茶走到阳台向外眺望,望出去正好是一片不对外开放的沙滩。干净的沙滩上只有零星的人在晒太阳,雪白的细沙和碧蓝的海水相互堆叠,打出了一层层浪花,颇有夏日度假的气息。 合作还没谈,对于可能达成合作的对象就这样照顾,不得不说对方考虑的面面俱到,最可能地让我们感到舒适。 我喝完手里的茶,去浴室泡了一个澡,这才拿出晚上用餐穿的衣服,开始换衣服。 相对于时尚的打扮,我选择了之前那个人给我带回来的旗袍,带来的首饰也是他配的珍珠耳饰,整体效果端庄典雅,再加上略微浓艳一点的口红,整体效果看起来又不会那么死板,和我的年纪也相配。 梳妆打扮完毕,前台打了电话来,说是何应雄到了楼下。 挂上电话,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。 我打开门看到江一辰站在门口,他一身白色带暗纹的休闲西装,正式中又带着一点放松,和我的衣服也比较相配,整个人看起来俊帅无比。 江一辰估计是没想到提醒我带正式的衣服,我带了这一件,愣了一下,随即开口道:“没想到你穿这套衣服,为什么不带我送你的那一件?”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他,我更偏好这一件旗袍,那一件被我压箱底了。 一边出门,我一边解释:“那一件衣服送洗还没拿回来,所以就带这件了。” 似乎对我这个解释还算满意,江一辰没说其他,微微弯起胳膊,对我一扬头:“尹小姐,请。” 我和他一同去见合作方,身份自然是他的女伴,我没扭捏,挽着他的胳膊下楼。 何应雄接到了我们两人以后,带我们出了酒店,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豪车。 “两位可以稍微休息一下,今天晚饭安排的地方是在私人会所,过去需要一点时间。” 我还没来过西海市,颇有兴趣地看起了傍晚的景色。 和顺城的傍晚不一样,这里的落日特别红艳,就像是一团下沉的烈火,哪怕已经有一半没入了地平线,也带着炙人的温度,为了周围的一切披上了一层艳丽的红纱。 到目的地的时候,落日已经彻底消失,天色虽然还不算暗,但前方的会所里面已经亮堂彷如白日。 会所门口不仅有穿着漂亮长裙的迎宾小姐,而且还有带着耳机的保安,更凸显出这个地方的非同寻常来。 何应雄在前面拿出一张卡给对方核实身份后,立刻有服务生过来引导我们向里面走去。 这个私人会所占地极大,进去是一条很长的主路,主路两侧则是一条条错落的支路,通往不同的房间。 这样的设计让个人的隐私得到了极大的尊重,也增加了交谈或者做一些更私人事情的隐秘性。 我们往里面走了快七分来分钟,才往支路上走。 整条支路比主路略狭窄,由漂亮的鹅卵石铺成,配着鹅卵石路两侧的细白沙子,闻着不远处传来的海水腥味,心情也跟着夏夜变得怡然起来。 道路尽头的房间通体白色,看大小约莫是个小型宴会厅,服务生推开门,我们和何应雄一起走了进去。 大大的房间被玻璃和白色或者米色的墙切割成了数块,入目的大厅已经放好了餐台。 七八个身高高挑、环肥燕瘦的美女坐在大大的柔软真皮沙发上聊天,不仅有中国人,甚至里面还有金发碧眼的洋妞。 看到江一辰的时候,这些女人的眼睛都亮了,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,狂给江一辰抛媚眼,摆出了一副恨不得把江一辰撕碎吞入肚子的欲望姿态。 沙滩、私人会所、漂亮的女人们…… 要不是从下飞机一直到入住酒店,接待方给我的感觉非常慎重和正派,我都怀疑何应雄是不是带错路,我们误入海天X筵了。 江一辰在这环境里面倒是挺自在的,四下打量了一下,若有所思跟我说:“今天这饭怕不是驰誉的郑总请的了。” “啪啪啪。” “江少好眼力,居然能猜得出来做东的人换了。” 随着鼓掌声,一个带着三分粗犷的声音响起,一个男人从打开的侧门走了出来。好看小说"jzwx123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下午我到JK开会,王筱柔陪我过去的。 谈论正事,江一辰倒没有跟我有过多的闲扯,公事公办地讨论合作计划中的条条款款。 因为牵涉的合作项目太大,合作计划一时半会儿也谈不完,到了饭点的时候,江一辰很自然地叫我去吃饭。 带着王筱柔,我也有了个脱身的借口,我直接说要和王筱柔去逛街吃东西,拒绝了他请吃饭。 从JK出来,王筱柔傻乎乎地问我:“尹姐,咱们要去哪儿逛啊?” “逛啥逛,上一天班还没累啊?走,姐请你吃晚饭,吃完回家休息去。” 我带着王筱柔去喝海鲜粥,她一边呼呼地喝粥,一边跟我闲扯。 “姐,我听前台的妹子说这两天你老收到玫瑰花,谁在追你啊。”王筱柔眨巴着眼睛,一脸好奇地问我,八卦起来一点也不见外。 玫瑰花上的卡片没落名字,前台估计也猜不出来是谁给我送花,更别说王筱柔了。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江一辰跟我之间的事情,打了个哈哈圆了过去,顺嘴问她:“你这两天工作交接得怎么样了?” “交接得差不多了,我这两天就能回来报道了。” 一说起要回来我这里,王筱柔脸上笑容满满,我看着这丫头这段时间挺累的,人也瘦了不少,忍不住又多叫了一份粥,让她带回家补身体。 吃完晚饭,我和王筱柔各回各家,走到小区门口,我一眼就看到了江一辰那辆骚包的跑车。 他看到我立刻从车上下来了,我也不能装没看到。 走到江一辰跟前,我还没打招呼应付他,他就跟我说:“尹月,我想吃你做的饭……” “算了吧,我帮你做个饭倒是没什么事儿,明天你又给我送吃的,这样就不好了。” 我没忘记这人送东西的理由是啥,已经决定断了和他纠缠不清的关系,我也不会心软,拒绝说:“江一辰,我今天累了想回去休息,我们小区外面往左手倒拐,有好几家味道不错的大排档宵夜什么的,我就不陪了。” 大概是我态度坚决,江一辰看了我一眼,摸摸下巴说:“那我明天不给你送早餐,你陪我去随便吃点?” 对于江一辰的话,我是信的,但我更相信如果他不送早餐,肯定还会有别的花样等着我,指不定就是午餐晚餐大赠送。 我摇头说:“江总要想人陪着吃饭,随便一个电话出去,百八十个饭友都来了,何必专注我这里?我先闪人了。” “尹月,你要在意我那些花花草草,我可以发誓,我会解决这些事情……” 我没把江一辰的话放心上,他花名在外,曾经的那些露水情缘怎么解决? 可能他记性不大好,从一开始接触就跟我聊骚到出差的夜不归寝,我可算是见识过他的能耐,我才不信他说的呢。 而且,江一辰的感情生活和我有什么关系? 我往小区里面走,江一辰也没追上来,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 回家里洗头泡澡完了,我舒舒服服地睡在床上,拿起手机习惯性地跟那个人发短信。 距离我被绑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了,他始终没回复我半个字,我忍不住想,究竟是他身体情况不好,还是有其他的事情缠住他,让他无暇分心见我甚至是回我一个短信。 一想到这里,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想起了失踪的姜岩。 不仅仅是警方在找姜岩,江一辰和关山也用自己的法子在找这个人,可姜岩偏偏消失了,谁也找不到他。 我想,他的生父既然要姜岩证明自己的能力,再加上那个和老张说话的人透露出来的消息,姜岩肯定不会被灭口,只是我不明白,他一个大活人能被藏到哪里去? 为什么崔有情死活不肯说出姜岩的生父,是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?还是说她不敢说出那个男人的身份? 带着这样的谜团,我昏昏入睡。 这几天江一辰果然跟我想的那样,没送食物但还是继续送花过来,前台的妹子听我的吩咐,把花直接拒收了。 江一辰没因为我拒签就打电话过来问长问短,我寻思着他难道是放弃了,心里还挺高兴的。 但没想到的是,他直接把花送到了公司其他女同事那儿,再让人家给我转了过来。 本来江一辰送的花又贵重又漂亮,已经引起了不少人注意,现在我不收花束了,他直接来个曲线送花,全公司都知道有人在追我了! 我的办公室不算小,如今被江一辰送的花都快堆成花店了,可是我让做清洁的阿姨把花给扔掉,她那谴责我糟蹋花的眼神让我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。 我这边还没来得及跟江一辰说别在送花过来的事情,那边已经有人找上门来了,而且来的人还不止一个。 前台的妹子过来说会客室有人要见我,我过去一看,看到的是两个顺城时尚圈工作的模特儿还有个十八线的小明星。 三个女人一个个打扮得又漂亮又有杀气,看我的眼神也十分不友好,摆明了来者不善。 我一时间没弄明白她们来的意思是什么,就问她们:“三位指名找我,有什么事情吗?” “尹小姐,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”说话的人是那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徐菲菲,她看我的眼神带着不甘心的恨意。 “我哪里过分了?徐小姐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?” 徐菲菲的话让我有些懵,我跟她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合作关系,而且天宁目前的项目邀请的代言人也不是她,可以说毫无瓜葛。 我话说出来,不仅是徐菲菲脸色不好看了,旁边的两个模特儿脸也拉了下来。 徐菲菲朝我走了一步,要不是她现在在天宁的地盘上,我感觉她怕是想动手呼我巴掌了。 旁边的一个模特儿拉住了她,另外一个模特儿开口了,声音里面满是不高兴。 “江少跟我们说划清界限,不就是因为怕你不高兴吗?尹小姐现在又装什么傻呢!” 一听到江一辰的名字,我头都要炸了! 他说要跟这些莺莺燕燕处理好关系,可是我没想到他居然把我当成借口说了出来。 我皱着眉解释:“三位怕是误会了,我和江一辰没有任何关系……” “没任何关系能说非你不娶?你把我当成大傻子了吧!” 徐菲菲性格有些暴躁,挣脱了一旁的模特儿就冲了过来。 “你一个被劈腿离婚的老娘们儿有什么资格跟我抢男人?就你这张脸,要跟我徐菲菲抢男人还得去找医生整整容!” 徐菲菲骂人尖酸刻薄,捡的都是戳我心窝子的话。 我和姜岩失败的婚姻是我一生的污点,如今因为江一辰被人拿出来当成骂我的资本,我气得浑身发抖。 我忍住了没动手,看也不看徐菲菲一眼,转身快步走到会客室门口,拉开大门冲外面听动静的人喊:“来几个人把这三位小姐请出去。” 就在这时,我听到背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在刺耳的高声尖叫中,我感觉自己的头发被人用力地往后拽,整个人向后跌了去!FL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他突然开口,我一下愣住了,我没有想过江一辰会问我这个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