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宋代三堂澄泥砚,宋代官窑瓷器真品落款,宋代定窑价格范围,澄泥砚配红木砚盒

发布时间:2019-11-04 11:58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暖暖的到来让厉靳年更加坚定了找到真凶的心,他全力搜寻着,将安暖清的嫌疑一点点撇清,可最终都没能查出真凶。 但光是这一点,就已经让厉靳年满心愧疚。 厉靳年站在阳台上,端着酒杯,一杯一杯将其推入腹中。 夕阳直直的映射下来去,厉靳年的影子映在地上,饱含着几分落寞。 安暖清光着脚,轻轻走到厉靳年身旁,从后勾住他的脖子。 “厉总。”安暖清语气轻柔,声线撩人:“有烦心事?” 厉靳年转过头,一脸酒气,眼神带着些许迷离,盯着安暖清的脸看了半晌:“不许你叫我厉总。” 安暖清愣了愣,微笑道:“那我叫你什么呀?” “叫我靳年。”语气中夹杂着疲惫,带着丝丝懒惰。 看着厉靳年轻轻靠过来的身躯,安暖清下意识的往外推,但看到厉靳年一身疲惫,心里最深处的情感不由得显露了出来。 安暖清放缓心态,将厉靳年的身躯揽过,蹲坐在地上。 有件事她必须靠着厉靳年来完成——厉靳年公司的新戏,女主正是顾乔乔,她必须将这部戏的女二抢到手,才有机会对顾乔乔下手。 安暖清将厉靳年引到床边,一狂风暴雨的卷袭后,安暖清蜷缩在厉靳年怀中,用纤细的手指在他腹上勾画。 厉靳年抱着她,闭着眼睛沉声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。” 勾画的手指顿了顿。 “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呢。”安暖清抬起沾满汗水的小脸,媚眼如丝的看着厉靳年。 厉靳年仍旧闭着眼睛,声线懒惰:“说吧。” “我想要你那部戏。”安暖清也不回避,甚至连弯子都没有绕一下,直奔主题:“你那部戏的女二,给我。” “……”厉靳年沉默半晌,猛地抓住安暖清不安分的小手,冷声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?” 安暖清直视着厉靳年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“因为我是你的情人。” 我是你的情人,你有义务包养我。 厉靳年冷笑,原来只是情人关系,之前所有的暧昧只是为了今天的请求打下的铺垫么? 他推开安暖清,猛地从床上坐起,穿好衣服就要离开。 安暖清半卧在床头,声音有些沙哑,但吐字清晰:“别忘记哦。” 怒火抵在胸膛,厉靳年强压这自己不要对她发脾气。 “好。”紧攥的双手骤然松开,他微微喘着粗气,声线平静:“我会给你安排。” 许是对厉靳年没有发怒感到意外,准备好的说辞堵在嘴边,安暖清只能张张口,最后回答一句:“谢了。” “我的女人不需要对我说谢谢。”厉靳年一甩手中的衣服,披在身上,向门外走去:“晚上用行动回报我就行。” 安暖清的手紧紧的抓着被褥,有些厌弃现在的自己。 以前的她虽然也从未得到厉靳年的爱,但从未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交易的筹码,而且目的仅仅是要报复顾乔乔。 想到顾乔乔,安暖清便一脸恨意,像是要把顾乔乔大卸八块也不为过。 第二天新戏的演员名单便下发了,女二名字的后面赫然两个大字——暖暖,并且没有安排替补人员。 新戏开拍时,厉靳年便开车将安暖清送往场地,各项事宜全部办妥后,坐在安暖清身边,头靠在她肩上,开始休息。 安暖清一愣,想要躲开,一撇头刚好见到顾乔乔走来。 顾乔乔一身华丽衣裙,脚踩高跟鞋,扭着妖娆的身段走了进来,眼神在安暖清身上半刻也没有停留,直奔厉靳年而来。 “靳年!”顾乔乔隔着很远便大声喊到。 厉靳年听到声音,皱皱眉头睁开眼睛。 安暖清伸过手,一把将厉靳年的头又按了下去,一脸笑意的看着顾乔乔。 顾乔乔这才注意到了厉靳年身边的安暖清,卸下了之前的恐慌,满身敌意的盯着安暖清。 上次见到暖暖后她就很不安,派人特意勘察了她的资料,发现她只是早年在国外生活的孤儿,近两年才来国内发展,只是长相酷似安暖清,求厉靳年包养而已,便不觉得有什么好惧怕的。 看着顾乔乔毫无畏惧的模样,安暖清冷笑着。 暖暖的角色可是安暖清刻意花费三年时间精心打造的,怎么可能会让顾乔乔看出破绽,她要狠狠的报复她后再告诉她真相,让她追悔莫及! 厉靳年靠在安暖清肩上,沉默不语,想亲自看看安暖清如何面对顾乔乔不留情面的攻击。

暖暖的到来让厉靳年更加坚定了找到真凶的心,他全力搜寻着,将安暖清的嫌疑一点点撇清,可最终都没能查出真凶。 但光是这一点,就已经让厉靳年满心愧疚。 厉靳年站在阳台上,端着酒杯,一杯一杯将其推入腹中。 夕阳直直的映射下来去,厉靳年的影子映在地上,饱含着几分落寞。 安暖清光着脚,轻轻走到厉靳年身旁,从后勾住他的脖子。 “厉总。”安暖清语气轻柔,声线撩人:“有烦心事?” 厉靳年转过头,一脸酒气,眼神带着些许迷离,盯着安暖清的脸看了半晌:“不许你叫我厉总。” 安暖清愣了愣,微笑道:“那我叫你什么呀?” “叫我靳年。”语气中夹杂着疲惫,带着丝丝懒惰。 看着厉靳年轻轻靠过来的身躯,安暖清下意识的往外推,但看到厉靳年一身疲惫,心里最深处的情感不由得显露了出来。 安暖清放缓心态,将厉靳年的身躯揽过,蹲坐在地上。 有件事她必须靠着厉靳年来完成——厉靳年公司的新戏,女主正是顾乔乔,她必须将这部戏的女二抢到手,才有机会对顾乔乔下手。 安暖清将厉靳年引到床边,一狂风暴雨的卷袭后,安暖清蜷缩在厉靳年怀中,用纤细的手指在他腹上勾画。 厉靳年抱着她,闭着眼睛沉声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。” 勾画的手指顿了顿。 “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呢。”安暖清抬起沾满汗水的小脸,媚眼如丝的看着厉靳年。 厉靳年仍旧闭着眼睛,声线懒惰:“说吧。” “我想要你那部戏。”安暖清也不回避,甚至连弯子都没有绕一下,直奔主题:“你那部戏的女二,给我。” “……”厉靳年沉默半晌,猛地抓住安暖清不安分的小手,冷声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?” 安暖清直视着厉靳年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“因为我是你的情人。” 我是你的情人,你有义务包养我。 厉靳年冷笑,原来只是情人关系,之前所有的暧昧只是为了今天的请求打下的铺垫么? 他推开安暖清,猛地从床上坐起,穿好衣服就要离开。 安暖清半卧在床头,声音有些沙哑,但吐字清晰:“别忘记哦。” 怒火抵在胸膛,厉靳年强压这自己不要对她发脾气。 “好。”紧攥的双手骤然松开,他微微喘着粗气,声线平静:“我会给你安排。” 许是对厉靳年没有发怒感到意外,准备好的说辞堵在嘴边,安暖清只能张张口,最后回答一句:“谢了。” “我的女人不需要对我说谢谢。”厉靳年一甩手中的衣服,披在身上,向门外走去:“晚上用行动回报我就行。” 安暖清的手紧紧的抓着被褥,有些厌弃现在的自己。 以前的她虽然也从未得到厉靳年的爱,但从未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交易的筹码,而且目的仅仅是要报复顾乔乔。 想到顾乔乔,安暖清便一脸恨意,像是要把顾乔乔大卸八块也不为过。 第二天新戏的演员名单便下发了,女二名字的后面赫然两个大字——暖暖,并且没有安排替补人员。 新戏开拍时,厉靳年便开车将安暖清送往场地,各项事宜全部办妥后,坐在安暖清身边,头靠在她肩上,开始休息。 安暖清一愣,想要躲开,一撇头刚好见到顾乔乔走来。 顾乔乔一身华丽衣裙,脚踩高跟鞋,扭着妖娆的身段走了进来,眼神在安暖清身上半刻也没有停留,直奔厉靳年而来。 “靳年!”顾乔乔隔着很远便大声喊到。 厉靳年听到声音,皱皱眉头睁开眼睛。 安暖清伸过手,一把将厉靳年的头又按了下去,一脸笑意的看着顾乔乔。 顾乔乔这才注意到了厉靳年身边的安暖清,卸下了之前的恐慌,满身敌意的盯着安暖清。 上次见到暖暖后她就很不安,派人特意勘察了她的资料,发现她只是早年在国外生活的孤儿,近两年才来国内发展,只是长相酷似安暖清,求厉靳年包养而已,便不觉得有什么好惧怕的。 看着顾乔乔毫无畏惧的模样,安暖清冷笑着。 暖暖的角色可是安暖清刻意花费三年时间精心打造的,怎么可能会让顾乔乔看出破绽,她要狠狠的报复她后再告诉她真相,让她追悔莫及! 厉靳年靠在安暖清肩上,沉默不语,想亲自看看安暖清如何面对顾乔乔不留情面的攻击。第二十五届帝国

顾乔乔大笑着离开,留下一肚子伤口的安暖清趴在地上等死。 陆子杰原来早就死了? 不,不会的! 安暖清不愿意相信,救陆子杰,是她撑到现在的唯一理由。 如果陆子杰已经死了,那她现在承受的一切,也就没了任何意义! 捂紧了肚子上的伤口,安暖清艰难吃力的爬起身体,大量失血让她头晕目眩,思绪也变得恍恍惚惚起来。 摇晃迷离中,她竟然想给厉靳年打打电话求助。 身体与意识仿佛都脱离了控制,她扑到沙发上,留下大片血迹,抓住那座机,拨打烂熟于心的号码。 或许是因为这里家里座机的缘故,厉靳年接通得很快。 “靳年,救命,我快要死了……”安暖清迫不及待的求助,声音里充满了无助的绝望。 “安暖清,你逃出来了?”厉靳年喊声。 “我要死了!”安暖清加大嗓音,“你救救我好不好,我求你了!” 厉靳年那边有几秒钟没说话,随后,安暖清听见他不耐烦吸气的声音:“到底要我说多少遍,你要死,就给我死远一点!” 说完,他啪的一声,重重挂断了电话。 嘟嘟——只有冰冷的提示音。 安暖清身形摇晃,视线漆黑,快要晕死过去。 她真是死性不改,还以为那个男人,会出手救她……根本不可能。 死远一点…… 这句话,不断的在安暖清的脑海里回荡,她跌跌撞撞的走出别墅。 腹部伤口出血不止,顺着她纤瘦的身体流下,在地板上留下猩红惨烈的脚印…… 去哪里死掉好? 安暖清一边走,一边控制不住的落泪。 她终究没能救到陆子杰,也没能保住腹中无辜的胎儿…… 安暖清浑身鲜血,吸引了路边不少人注目,但所有见她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,谁也不敢随便靠近,都纷纷躲避,生怕惹上了什么不该有的麻烦。 有人眼尖,认出了她就是最近因为大尺度视频,以及偷拍同事洗澡等事情,而闹得沸沸扬扬的女明星安暖清,连忙掏出手机,拍照,录下视频,然后公布在网上…… 这些惨烈的,满是鲜血的照片和视频,迅速占据头条,网民震惊的同时,不由猜测安暖清浑身是血的理由。 是报复,还是自杀……不管是哪一个,这个安暖清看起来,都像是死定了! 身体越来越冷,安暖清视线也越来黑,头重脚轻,恍惚迷离。 她快撑不住了…… 不知不觉间,她竟然走了一个海边悬崖上,下面,是波涛汹涌的广阔海面。 死在海里,也算是一个好归宿了吧。 她摇摇欲坠的站在悬崖边上,海风猛烈吹拂,她像是一枚秋日落叶,随时都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! “安暖清!”被网络头条吸引而来的记者终于赶到,“你先别跳,告诉我们,你寻死的理由!是不是畏罪自杀?” 理由…… 安暖清意识恍惚,已经没办法认真的思考。 她站在悬崖边上,缓缓回头,海风吹起她柔软的黑发,她清瘦精致的面容上,只有绝望和苍白,像是被抽走了灵魂的木偶。 “厉靳年,你一直要我死……”她喃喃开口,声音被模糊在海风里,记者听不清,等他急忙上前去时,只来得及听见后半句,“那我便如你所愿,而我只愿,从此以后,与你生生世世,永远不相见!” 她说完,纵身往海里跳去。

“我不走!你们不是要给我钱吗?”安暖清绷紧了身体,“没拿到钱,我不走。” 厉靳年满脸厌恶不耐烦:“我反悔了!安暖清,我现在一分钱,也不想给你!你滚不滚出去?” 他声音带上了威胁。 安暖清紧咬牙齿,倔强道:“你给我钱,我才滚!” 钱,钱,钱! 这女人满嘴都是钱,她就这么在乎陆子杰么! 厉靳年一步上前去,揪住安暖清的头发:“我叫你滚!” 他将她往门那边塞。 “不要!”安暖清猛烈挣扎。 出去就拿不到钱不说,还会没命,她不能出去! “滚啊,安暖清,你让我太恶心了!”厉靳年用力拉扯她,“你这种贱人,就该给我死在外面!让外面那些弄死你!” 安暖清死死抓着墙壁,惊慌崩溃,失控之下,嘶声喊道:“我怀孕了!厉靳年,我怀了你的孩子!” “你说什么?”厉靳年动作猛然停住。 一旁的顾乔乔也登时变了脸色。 安暖清抓着厉靳年的手臂,身体脱力,她软软的滑坐在地板上,哭着道:“我怀孕了啊……厉靳年,是你的孩子。” “我的?”厉靳年神色不明,盯住安暖清,“如果真是我的,你一开始怎么不说?你跟陆子杰好了这么久,谁知道你孩子到底是谁的!安暖清,你别想用孩子骗我!” 安暖清痛哭解释道:“真的是你的!我不骗你!” 厉靳年神色愈发凶狠:“那就打了。安暖清,你又脏又贱,不配怀我的孩子!” 安暖清哭声瞬间停住:“你说什么?这是你的亲骨肉啊……” 厉靳年盯着她片刻,又忽然笑了起来:“不,我应该让你生下来的。” 安暖清来不及欣喜,就听见厉靳年又狠狠道:“让你生下来,然后再让你亲眼看着这野种,是怎么被我弄死的!就像是你当初害死我母亲一样,一命偿一命,安暖清,这是你欠我的!” 厉靳年说完,又扯着安暖清往一旁的杂物间里走。 “以后,你就在这里给我养胎生子,然后,再亲自看着你肚子的野种,怎么死在你面前!” 他将安暖清推进去,嘭的一声重重摔上门锁住。 “不,放我出去!”安暖清扑过去,“放我出去!” 她被关起来了,陆子杰怎么办? “厉靳年,你不能这样!放我出去,不然我死给你看!” 这已经是安暖清能想到的,最后的威胁了。 “那就给我死!”厉靳年根本不为所动,“安暖清,你去死啊!” 安暖清无力的跌坐在地板上,连哭都再哭不出来。 杂物间里没有窗户,只有门缝里透出的一点光亮,她没有手机,不能联系外界,不出去,所以连见一见陆子杰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。 她最终还是害死了陆子杰…… 安暖清捂住脸,深陷绝境,心如死灰。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,这屋子里连绳子都没有,她连死,都做不到…… 外面一片寂静,浑浑噩噩,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。 终于,又有脚步声在门外响起了。 门被拉开,站在门口的,是顾乔乔。 安暖清在地上坐了太久,膝盖麻木,站都站不起来。 “想救陆子杰吗?”她蹲下身,笑容阴狠,“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就帮你向医院缴费,让陆子杰手术。” “什么条件?”安暖清急忙问。 “答应吗?”顾乔乔不说,只是问。 安暖清毫无选择,只能点头应:“我答应,我答应你。” “很好。”顾乔乔忽然拿出一把匕首,放在安暖清面前,“那你现在,就自己把肚子划开,然后,把你怀着的那个野种,给我挖出来!”

我,去死! 她将刀片抵在了纤细的,覆盖着淤痕的手腕上,用力切下去,殷红的血涌出来,滴入浴缸里,花朵似的氤氲开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 刀片切入身体,疼痛扩散开的同时,安暖清退缩了。 她不想就这样死掉。 她要活下去!证明是自己无辜的! 她又从浴缸里趴起来,或许是强烈的求生欲让她身体有了力量,她忍住浑身强烈的疼痛,找了一顶帽子,遮掩住面容出门。 她要去看医生。 安暖清不敢去正规的医院,看被人认出来了,她找了一家小药房,想偷偷买药,自己处理伤口。 她狼狈卑微,加上脸上的红肿青紫,让她五官变形,药房里的人竟然真的没认出她,成功买到了药。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,安暖清饿得眼前发黑,她特地绕过人多的地方,在一个偏僻的路边摊里狼吞虎咽的吃了一碗面条,然后拿着药品,往宾馆走。 路边车辆来往,安暖清极其意外的,看见了厉靳年。 他的车就停在公路边上,车窗开着,露出他俊美矜贵的半张面容,似乎在等人。 安暖清猛然僵住了身体。 片刻后,一个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女人从一家店铺里走出,钻进车里。 厉靳年立即转头看她,两人说了几句什么,女人取下墨镜后,环住厉靳年后颈,抬头送上红唇,两人就此在街边热烈拥吻。 安暖清愣在原地,浑身冰冷,如坠冰窟。 那个女人,她认识,是她娱乐圈里最大的对手,明里暗里算计过她无数次的顾乔乔! 但现在……这个女人却正在跟她的丈夫接吻! 厉靳年,出轨了! 安暖清攥紧手指,浑身发抖。 愤怒上头,她什么都顾不得了,三两步就冲了过去,抓着车窗,发怒大喊:“厉靳年,你给我出来!” 车里正抱在一起的两人被突然出现的安暖清吓到,尤其是顾乔乔,尖叫一声,立即缩进了厉靳年的怀里。 “靳年,这个丑女人是谁?” 安暖清满脸红肿,五官变形,的确已经没半分曾经的漂亮动人。 厉靳年回头瞧来,视线有一瞬间的凝滞,安暖清确定,他已经认出自己了! “不知道。”他冷冷道,“大概是个疯子吧。” “她的脸好吓人啊……我不想看见她。”顾乔乔娇声说。 “那我们现在就走。”厉靳年说完,直接就上升车窗。 安暖清紧抓着车窗不放,手指被夹在玻璃里,骨头硌得生疼,她也不死不放手,崩溃愤怒道:“厉靳年,我是你妻子!明媒正娶的妻子,你怎么能出轨!顾乔乔,你是个小三!” 这两天她经历的事情太多了,情绪失控,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。 “我把这个事情公之于众!顾乔乔,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勾引有妇之夫!” 顾乔乔好似被吓到了,眼圈通红:“靳年,不要……我不想被舆论指责,不要。” 厉靳年轻拍她的后背,声音温柔:“你放心,这种委屈,我不会让你受。” 说着,他转过头,冷冷睨着安暖清的眼睛:“你若是敢出去乱说半个字,我就割了你舌头,要你生不如死!” 安暖清崩溃喊道:“我已经生不如死了!厉靳年,你知道我刚刚差点自杀了吗?我那么爱你,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?” 厉靳年不耐烦的皱起眉来:“你要死就滚远一点死,别来烦我!安暖清,别逼我又对你动手!” 他说完,彻底没了耐心,催促司机开车离开。 车子启动,而安暖清的手指还夹在车窗里,她被车子带着前行。 车速渐快后,她根本就追不上那速度,简直就是被拖着在走。 一个不注意,她脚步混乱,身体跌倒,整个脚踝都被磨在公路上,疼得她凄厉惨叫。 “吵死了!”厉靳年厌恶开口,终于松开了车窗,让安暖清得以挣脱,滚落在公路上。

“啧啧,都跳海了,肯定是被抛弃了吧?”路人还在猜测,又说,“前几天她不是被爆出不堪视频吗?估计是被人搞脏了,然后恋人嫌弃……” “哎,你们说她的肚子,是不是就是她恋人给捅的啊……” “有可能……” 厉靳年脸色阴鹜,越过那些议论纷纷的人群,几步走到了事发地点。 他刚刚电话安排的人,已经先一步到了,正准备打捞。 “清场,把这里的所有人,全都给弄走!”厉靳年字字寒戾,怒气隐忍。 手下们得了命令,马上驱赶围观的群众,记者们还不肯走,嚷嚷喊道:“大家有知道真相的权利!你们不能就这样赶走我们!” 厉靳年侧眸,狠戾凶悍的盯住那个说话的记者:“你想知道真相?” 他朝着那记者走去,浑身气势凛冽迫人。 记者禁不住那气场,忍不住连连后退。 “她落海了,你要找真相,那也应该去海里给我找!”厉靳年一句话,瞬间将让记者吓软了腿。 他再不敢嘴硬半句,连忙道歉,灰溜溜的转身跑了。 悬崖,到整个树林,都清空安静下来,只有呼呼海风,猛烈吹着。 打捞队将靠近悬崖的整个海边都仔细找了一遍,什么都没有发现。 海风巨大,海面浪潮翻跌,海水涌动,人若是跌进去,不知道会被这些翻涌不停的海水卷到哪里去。 更何况,现在距离那个女人跳海已经四个小时了,理论上,根本不可能找回来。 有人胆大,过去跟厉靳年说了实话,被发怒的厉靳年一脚狠狠踹下了海。 “我不管要花多少时间,也不管什么理论不理论,那个女人,我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 打捞,一直持续到了晚上,夜深渐深,海面漆黑一片,根本不能继续作业。 但厉靳年没喊停,就没人敢主动停下。 “老板。”秘书小心翼翼的走到厉靳年身后,轻声开口,“刚刚您家里的佣人来电话了……” 厉靳年皱眉,极其不耐烦的扔出一个字:“说!” 秘书垂头道:“她说,家里地板上,全都是血……场面十分可怕,不知道要不要报警。” 厉靳年眸光陡然冷厉,他沙哑道:“打捞继续,我回去一趟。” 别墅里,按时过来打扫的佣人远远的站在一边,见到厉靳年回来,马上凑过去说:“我一开门,就看见这满地的血了……从杂物间一直到沙发,连座机上都全是血!” 厉靳年没应话,黑沉的眸子里,不知道何时充斥满了血丝。 门口,也是满是滴落的鲜血。 他顺着这满地的血迹,步步朝着杂物间走去。 那里的血迹,最多。 沾着鲜血的匕首,就摆在血迹的正中间,一地惨烈,氧化变黑的污血让厉靳年的眼睛,也渐渐充血通红。 “谁给她开的门?谁给的她刀子?”他字字幽冷的质问佣人。 “我不知道……”佣人茫然又惊惧,“我离开的时候,门还锁得好好的……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 厉靳年抬手压住眉心,紧闭双眸,试图驱散视线里的一片艳红。 “滚出去!”他道,“你给我滚出去!” 佣人不敢停留,转身便跑了出去。 厉靳年在原地站了数分钟,才对着一旁的沉默龟缩的秘书道:“去叫人来,给我仔细搜这间屋子!我要知道,安暖清肚子上的伤,到底是谁干的!” 秘书点点头,立即吩咐下去,又看了看厉靳年的脸色,犹豫道:“老板,安小姐,会不会真的是……自杀?” 厉靳年脱口反驳:“不可能!” 他拳头紧握,脑中,想起了那个女人最后打开的求救电话。 她哭着求他,救救她。 可他……没有救她……

安暖清没有理会脚边的顾乔乔,拍了拍衣袖便转身离开了。 内心险些崩溃的顾乔乔摔坐在地,看着安暖清离开的背影又恨又怕。 安暖清并没有和顾乔乔开玩笑,第二天,有关顾乔乔的负面新闻就铺天盖地的向她袭来,公司领导也多次打来电话质问。 顾乔乔慌乱的抓着身旁助理的衣袖,不知所措的看着他,双眼蓄满了泪水。 平时顾乔乔的任性让助理吃了不少苦头,原本就想坐视不管,但看着顾乔乔满脸的泪水却有些不忍,决定帮她一次。 顾乔乔的助理是一个电脑黑客。 在决定帮顾乔乔一把后,助理回到家便打开电脑,对安暖清的信息进行搜查整理。 整整三天时间,助理终于在一个国外的网站中搜查到一点有关安暖清的消息。 正是相关媒体公布安暖清“死”后一个星期,这个外国小镇的一名男子救了一位昏睡不醒的女子,女子浑身上下沾满了血迹。 男子慌乱之下拨打了急救电话,耗费巨资抢救后,女子才摆脱了生命危险。同时医生告诉男子,女子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,要他好生照料。 这名女子的名字就叫暖暖。 助理忙把这件事告诉给顾乔乔,顾乔乔眼睛一亮,摇着助理的衣袖请求道:“那你快看看,她的孩子还活着么?” 看着顾乔乔紧攥着自己衣袖的手,助理的脸红了红。 顾乔乔不耐烦的看着助理,催促道:“你倒是快些啊。” 这几天顾乔乔在助理家中都很乖巧,时不时眼神中还透露出一丝迷茫,助理对她的印象也好了几分,可刚刚顾乔乔的表现,又将自己在助理心中的形象抹黑了一个度。 助理皱了皱眉头,隐约猜测到顾乔乔查找这个孩子的下落的理由是什么,有些不忍让这无辜的孩子受到牵连。 “顾乔乔,你想怎样报复安暖清。”助理严肃的看着顾乔乔道:“那个孩子是无辜的,我不允许你伤害他。” 顾乔乔急了,跺了跺脚喊道:“凭什么,那个孩子是可是她和靳年的孩子!靳年怎么能和她有孩子!” 眼泪顺着脸颊滴落,助理看着她有些发愣。 “好吧。”助理看着顾乔乔的眼睛,心里有些波动,叹了口气道:“我可以帮你找到他,但希望你不要伤害他。” 顾乔乔笑了,想都没想就慌忙的点着头。 助理叹了口气,转过身去接着查找讯息。 厉靳年家。 安暖清坐在大床上,发着呆,突然身边的手机想了起来,安暖清拿起来看了眼便接通了。 “暖清。”电话对面的声音有些急促:“你的讯息好像被人查到了。” “怎么回事。”安暖清冷静的问到。 “有人查找小金鱼的信息,家门外的摄像头被调取了!”声音更加急促,略微喘着粗气:“暖清,你在那边怎么样了,那个女的是不是又找你麻烦了,我怀疑这次是她在查找有关你的信息,小金鱼可能会有危险。” 电话里叫着的“小金鱼”正是安暖清舍命保下的孩子,名叫瑾瑜。 而电话那端正是之前将安暖清救回的男子,林氏集团的公子——林子轩。 “你先不要着急。”安暖清叹了口气道:“冷静些,你看看你能不能攻破对方的防线。” 林子轩沉默了半晌回道:“有些困难,对方的技术很厉害。” “嗯,没事。”安暖清异常冷静,浅浅的笑了笑,问道:“你会帮我照顾好他的对吧?” 电话另一端的林子轩愣了愣,脑海中仿佛闪过了安暖清浅浅的笑脸,脸部有些发烫,轻轻点了点头,柔声道:“我会尽力的。” 挂断了电话,安暖清的面容变得严肃,虽然林子轩答应了她会好好保护瑾瑜,但林子轩天性单纯,容易受骗,她还是有些担心,顾乔乔的手段,连她都有些应接不暇哦,更别说林子轩。 安暖清揉了揉额头,在思考要不要请厉靳年帮忙,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,但转念一想,厉靳年之前的见死不救,安暖清的心又凉了下来。 他不是一直不相信那是他的孩子么,请他帮忙又有什么用,说不定反而被他利用。 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,安暖清也只能安静的祈祷瑾瑜不会受到伤害,心中还对顾乔乔有所期望,觉得她不会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。 可一切都只是她所期待的罢了。 厉靳年回到家,看到安暖清靠在床边睡着了,面容上有些憔悴,眉头紧紧的皱着,似是在担心些什么。

厉靳年伸出手,轻轻的附在安暖清的眉间,轻柔的按动着,直到安暖清将眉头舒展开,他才收回手。 助理调查好瑾瑜的所在位置后,便将顾乔乔叫到卧室来,仔细叮嘱了一番,告诉她千万不要伤害孩子。 顾乔乔拿着地址,眼睛好似在发光一般。 助理看着她,无奈的叹了口气,看来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,只能希望她心中的那一点点善良能够驾驭她不要作出过分的事了。 这样想着,他转过身去,键盘上一阵“噼啪”声,再转过来时,顾乔乔已经不在了。 助理有些无奈的扶了扶额,拿起手机拨通了顾乔乔的电话。 电话那端声线有些激动:“夏阳,怎么了,这几天真是太谢谢你了,我终于能够对付安暖清了!” “你别激动,听我说。”夏阳叹了口气,无奈的摇摇头,轻声道:“那个国家的酒店不好预订,我给你选了最好的位置,一切都安排妥当了。你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记住我跟你说的话……” “哎呀,我知道啦。”顾乔乔有些不耐烦,催促道:“你还有没有别的事情,没事的话我先挂了。” 注意安全,别受伤,在那个国家可以适当放松一下…… 夏阳突然发现,他竟然有些担心顾乔乔,有好多话想要跟她讲,但最后还是憋了回去,留下一句:“嗯,没事了,注意安全。” 顾乔乔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林子轩家门前,衣服上被她刻意磨出了些洞口,看起来很是狼狈。 林子轩恰巧出门,见到她第一眼,最先想到的就是防范,用身子抵住房门,一脸紧张的看着顾乔乔。 顾乔乔抬起眼帘,虚弱地看了看林子轩,晕倒在地。 林子轩见状,有些担心,忙跑过去蹲下身子,伸出手,轻轻的试探了几下,顾乔乔禁闭着双眼,额头上渗出丝丝细汗,林子轩没有看出端倪,吩咐下人将她抬进了屋子。 这些年偶尔听安暖清提到顾乔乔,却一直不知她的模样,林子轩心思单纯,只觉得这是和安暖清一样意外受伤来到这里的女孩,也没有多想。 将顾乔乔安置好后,吩咐下人照顾好她,林子轩便离开了。 顾乔乔躺了一会儿便睁开了双眼,环顾四周。 她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,房内装饰华贵又不失典雅,家具摆设甚至比厉靳年家中的还要好上几倍。 房门突然悄然打开,顾乔乔有些紧张的回过头,看到一个女仆站在门口,拿着衣裙准备为她洗漱。 女佣告诉顾乔乔她叫安朵,是林子轩年少时救回的孤儿。 “小姐。”安朵好奇的问道:“您叫什么名字啊。” “我叫顾,顾年年。”顾乔乔先是愣了愣,然后假装柔弱的说道。 顾乔乔洗漱好,将旁边的衣裙换上,安朵看着眼前的女孩儿,纯白的衣裙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,美的令人窒息。 林子轩恰好忙完回家,抬起头便看到安朵带着顾乔乔从楼上走了下来。 二人对视良久,都有些愣怔。 半晌,林子轩缓过神来,摆摆手,让顾乔乔在一旁稍作等待,便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。 待林子轩再次出现在顾乔乔面前时,他身上的西服已经换成了宽松的运动衫。 林子轩询问了顾乔乔几个问题,都被她蒙混了过去可是每当林子轩提起她来到这里的原因,她都选择了用沉默来回答他。 林子轩看着顾乔乔仅仅纠缠在一起的眉心,漂亮的眼睛中晶莹剔透的液体打着转,没再询问,同意她暂且住在林家。 事情安排妥当后,安朵便叫顾乔乔去歇息了,留下林子轩独自一人在阳台对着星空发呆。 次日清晨,顾乔乔悠悠转醒,揉了揉肩膀,昨晚睡得异常舒服。 简单洗漱后,顾乔乔光着脚走下楼,看到餐桌上林子轩带着一名男娃娃在吃早餐。 顾乔乔提起裙摆,从楼梯上走下了下来,微笑的看着他。 感受到她炙热的目光后,林子轩有些害羞,低头吃饭。 顾乔乔看着林子轩,笑了笑走到他身边,林子轩感觉到顾乔乔的存在,慌忙伸出手,拉开一旁的凳子让顾乔乔坐下。 对面做着的瑾瑜看到这么漂亮的姐姐很开心,放下食物“咿呀咿呀”开心的笑着。 顾乔乔一看,这应该就是安暖清的孩子了,开心的问道: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,你妈妈呐?” “我叫瑾瑜!”瑾瑜回答:“妈妈去找爸爸啦!” 顾乔乔一听,确定了刚刚的想法。 旁边的林子轩听到一急,眼前的女人毕竟是外人,瑾瑜正处于险境,怎么能轻易透露身份,慌忙的看向顾乔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