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平狄克微观经济学,黄亚均 微观经济学电子版,范里安微观经济学笔记,高级微观经济学 知乎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3:4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霍先生——”叶栗错愕的叫着霍擎苍。 霍擎苍忽然回头,叶栗硬生生的撞到了霍擎苍,霍擎苍的手堪堪的牵住了叶栗的手避免叶栗再踉跄后摔倒。 那声音磁性好听:“小心点。” “噢——”叶栗尴尬了下。 霍擎苍并没立刻松开叶栗的手,倒是安静的牵了一会,才把叶栗的手若无其事的松开了。 那口气却没发生任何变化:“还有,我叫霍擎苍,不需要左一句霍先生,右一句霍先生,那样给我的感觉,你是别墅里的佣人。我这里,大概不缺你这样的佣人。” 叶栗:“……” “你大概也是好几天都没离开过别墅了,孕妇不需要适当的运动和散步吗?”霍擎苍挑眉。 “要。”叶栗这下是很乖巧的应着。 她是真的没离开过别墅,因为懒,也因为这附近的情况叶栗也不熟悉。为了不制造麻烦,她选择了蜗居在别墅里。 爬楼梯对孕妇也不好,所以叶栗的房间都选择在一楼,而没去二楼的主卧室。 “那现在,跟我出去散步。顺便社区的超市,买新鲜的食材回来。”霍擎苍很快做了决定,“接下来一周,我休假,都会在别墅里,我来解决三餐。我不想吃那些速冻食品。” “好。”叶栗应了声。 她不矫情。 这是霍擎苍的别墅,霍擎苍有权利做一切的决定。何况,她对那些速冻食品也已经恶心的不能再恶心了,吃那些,只不过就是本能而已。 现在有人处理一日三餐,叶栗当然不可能拒绝。 “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。”霍擎苍是被逗笑了。 叶栗一本正经:“难不成我还要虚伪一下?那太累了。” “你很有意思。” “那我当成夸奖?” “当然可以。” ……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,但是霍擎苍就始终没问叶栗的身份,没问叶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仿佛,叶栗在这里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 就这样,两人一直走到了超市。 霍擎苍的长相很好看,虽然不是陆柏庭那样精致的五官,但却显得格外的有味道,加上良好的衣品,正常看见霍擎苍的时候,都不可避免的回头多看几眼。 更不用说,霍擎苍边上还跟着一个大肚子的叶栗。 女人们的眼神都带了几分嫉妒和不满,但是又有些扼腕的情绪。 仿佛,就是这样一个优质的男人,已经瞬间有了主一样。 “我觉得,我不应该跟你来。”叶栗轻咳一声,“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安然的离开超市,那些女人看我的眼神太可怕了,仿佛要把我吃了。” 霍擎苍侧头看了一眼叶栗,很随意的应了句:“嗯,你漂亮,怀孕了都比她们涂脂抹粉的好看,自然要被嫉妒的。” 那是玩笑话。 叶栗很清楚。 但是被霍擎苍说出口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虚荣了一阵。 她忽然调皮的压低了声音:“和我什么关系,女人自古是天敌。如果是我一个人站在这里,那他们看都不会看我一眼。主要还是帅哥在这里,我怕被人戳成马蜂窝。”

“霍先生——”叶栗错愕的叫着霍擎苍。 霍擎苍忽然回头,叶栗硬生生的撞到了霍擎苍,霍擎苍的手堪堪的牵住了叶栗的手避免叶栗再踉跄后摔倒。 那声音磁性好听:“小心点。” “噢——”叶栗尴尬了下。 霍擎苍并没立刻松开叶栗的手,倒是安静的牵了一会,才把叶栗的手若无其事的松开了。 那口气却没发生任何变化:“还有,我叫霍擎苍,不需要左一句霍先生,右一句霍先生,那样给我的感觉,你是别墅里的佣人。我这里,大概不缺你这样的佣人。” 叶栗:“……” “你大概也是好几天都没离开过别墅了,孕妇不需要适当的运动和散步吗?”霍擎苍挑眉。 “要。”叶栗这下是很乖巧的应着。 她是真的没离开过别墅,因为懒,也因为这附近的情况叶栗也不熟悉。为了不制造麻烦,她选择了蜗居在别墅里。 爬楼梯对孕妇也不好,所以叶栗的房间都选择在一楼,而没去二楼的主卧室。 “那现在,跟我出去散步。顺便社区的超市,买新鲜的食材回来。”霍擎苍很快做了决定,“接下来一周,我休假,都会在别墅里,我来解决三餐。我不想吃那些速冻食品。” “好。”叶栗应了声。 她不矫情。 这是霍擎苍的别墅,霍擎苍有权利做一切的决定。何况,她对那些速冻食品也已经恶心的不能再恶心了,吃那些,只不过就是本能而已。 现在有人处理一日三餐,叶栗当然不可能拒绝。 “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。”霍擎苍是被逗笑了。 叶栗一本正经:“难不成我还要虚伪一下?那太累了。” “你很有意思。” “那我当成夸奖?” “当然可以。” ……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,但是霍擎苍就始终没问叶栗的身份,没问叶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仿佛,叶栗在这里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 就这样,两人一直走到了超市。 霍擎苍的长相很好看,虽然不是陆柏庭那样精致的五官,但却显得格外的有味道,加上良好的衣品,正常看见霍擎苍的时候,都不可避免的回头多看几眼。 更不用说,霍擎苍边上还跟着一个大肚子的叶栗。 女人们的眼神都带了几分嫉妒和不满,但是又有些扼腕的情绪。 仿佛,就是这样一个优质的男人,已经瞬间有了主一样。 “我觉得,我不应该跟你来。”叶栗轻咳一声,“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安然的离开超市,那些女人看我的眼神太可怕了,仿佛要把我吃了。” 霍擎苍侧头看了一眼叶栗,很随意的应了句:“嗯,你漂亮,怀孕了都比她们涂脂抹粉的好看,自然要被嫉妒的。” 那是玩笑话。 叶栗很清楚。 但是被霍擎苍说出口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虚荣了一阵。 她忽然调皮的压低了声音:“和我什么关系,女人自古是天敌。如果是我一个人站在这里,那他们看都不会看我一眼。主要还是帅哥在这里,我怕被人戳成马蜂窝。”宠物小精灵剧场版

“躲什么?”低沉磁性的嗓音,从陆柏庭的薄唇溢出。 那是久违的温柔。 叶栗怔了下,有些没回过神。 和陆柏庭认识十年,最初的五年,叶栗缠着陆柏庭,陆柏庭碍于叶建明,没有忤逆过叶栗的意思,但是始终面无表情。 在叶栗把陆南心给弄走后,上了陆柏庭的床,陆柏庭就算和叶栗在一起,也是冷着一张脸。 叶栗却始终热情如火。 她不记得陆柏庭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温柔的。 但是,陆柏庭温柔起来的时候,是致命的。 曾经很长的时间,叶栗觉得陆柏庭爱上自己了。 一直到陆柏庭彻底的弄垮了叶家,叶栗才觉得,这个世界上,最残忍的人是陆柏庭,而不是别人。 而她叶栗,是全世界最愚蠢的人。 “想什么?”陆柏庭的声音压的很低,问着叶栗。 叶栗绷着,没说话,挥开了陆柏庭的手,转身就朝着医院外走去。 她不想和陆柏庭再有更多的牵扯,她现在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,明天陪着叶建明一起手术。 结果,叶栗才转身,她的手已经被陆柏庭牵住。 骨节分明的大手,一根根的掰开了叶栗的手指,就这么穿了过去,一个反手,两人十指相扣。 “你放开我……”叶栗挣扎了一下。 陆柏庭只是很淡的看了一眼叶栗,并没松开她的手,而后走出了医院。 叶栗想反抗,却抵抗不了陆柏庭的力道,最后几乎是被动的被他带上车。 车门关上的时候,她还在这样的恍惚中没回过神。 陆柏庭到底要做什么! “陆总。”陆柏庭一上车,叶栗就冷着脸叫着他的名字,“如果只是为了在媒体和外人面前演戏,达成你的目的,我可以配合你。私下的时候,没必要这么假意惺惺。” 她的声音很尖锐:“你这样的行为,让我觉得很恶心。” “演戏?”陆柏庭冷了一下,“你觉得我在演戏?我需要演什么?” 叶栗低低的笑了笑:“秀恩爱,不是给在法国的陆南心看的吗?” 陆柏庭的脸色变了变,没说话。 “新闻闹的这么大,陆总是眼瞎了没看见?陆南心要订婚,还是和一个法国贵族的后裔,这是成功进入欧洲上流社会的豪门。” 叶栗看着陆柏庭,一瞬不瞬:“陆总这么心高气傲的人,又怎么会低头?秀恩爱不是最好的回击吗?” 话音落下,叶栗明显的看见陆柏庭的面部线条紧绷了起来,不怒自威。 她以为陆柏庭会震怒。 结果,陆柏庭意外的没发火,打发了司机,自己亲自开车。 “扣上安全带。”他头也不回的对着叶栗说着。 叶栗安静了下,转过身去拉安全带,说不上来是紧张还是别的原因,原本再简单的动作,在这一刻,叶栗却怎么都没办法做好。 一直到陆柏庭的俊颜无限的在她的面前放大。 骨节分明的大手直接接过安全带,利落的在卡槽上扣好。 两人的手背不可避免的碰在一起,叶栗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,僵着身子坐在椅子上,一动不动。

在陆柏庭放软姿态的时候,叶栗却有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意思。 始终好脾气,软言软语哄着叶栗的陆柏庭,不免也有些微微的变脸,但最终,那压抑在心头的怒火,还是没冲着叶栗发出来。 只是,陆柏庭的声音冷漠了下来:“我送你回别墅。” “不用,我可以叫司机。”叶栗拒绝了。 “随你。”这下,陆柏庭是真的撒手不管了。 气氛瞬间凝滞。 叶栗看着陆柏庭离开的身影,低敛下眉眼,自嘲的笑了。 陆柏庭,你他妈的是多渣的男人。 这边口口声声的说着你和陆南心不可能了,下一瞬就在陆南心的一个电话里飞奔而去。 这样的行为,你找了一个最好的理由,这是你欠陆南心的。 呵呵呵—— 一边哄着陆南心,一边逗着她开心? 她叶栗要真心陆柏庭的话,那就真的是头猪,脑子大概是被门板夹过了。 叶栗冷静后,朝着产科外走了去,很快,她就在门口看见了等着自己的车,这是陆柏庭安排好的。 叶栗想也没想的就上车。 结果打开车门的瞬间,就听见陆柏庭的声音:“坐到前面。” 叶栗:“……” 她的手僵了一下,见陆柏庭真的要下车的时候,叶栗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打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。 她是真的不想再和陆柏庭当众纠缠。 有些事,闹一次可以,闹多了,早晚是要出事的。她叶栗还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。 陆柏庭看着叶栗坐好,很自然的俯身,亲自给叶栗扣好安全带,这是很多年的习惯,怎么都戒不掉,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行为。 因为陆柏庭不扣,叶栗打死也不会扣。 她的理由,义正言辞的:“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。” 陆柏庭总会冷笑的问她:“那你命要不要。” 那时候的叶栗,嬉皮笑脸,冲着陆柏庭笑,冷不丁的会扑上来重重的吻一下,说的话却没一个正经:“毕竟陆总这么惜命的人,陆总死不了,我也肯定死不了。” 陆柏庭是真的被叶栗的话气笑的。 现在想起来,还有些忍俊不禁。 在低头看着怀中的叶栗,从十八岁就跟着自己到现在肚子里怀着自己的孩子,忽然,就有些复杂的情绪瞬间涌着陆柏庭的心口。 “陆——”叶栗开口叫着陆柏庭,被陆柏庭看的莫名。 陆柏庭却忽然吻住了叶栗,叶栗猝不及防的被吻了正着,瞪着双眼,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人。 她最近发现,陆总发情的概率越来越大了,动不动就亲,动不动就摸。 上一秒还在变脸,下一秒就可以像一匹饿狼一样的扑上来,吻个没玩没了。 想着,叶栗变了变脸—— 难道陆柏庭是个变态?就只对孕妇有兴趣?不然的话,陆南心那么貌美如花,性感的身材,难道让陆柏庭硬不起来。 “叶栗,你最近是越来越本事了,接个吻,你都不专心?”陆柏庭不满的叫着叶栗。 叶栗唔了声,吐口而出:“陆总,你是变态吗?陆南心那么性感你硬不起来,对我一个孕妇天天耍流氓?” 陆柏庭:“……”

这也是叶栗第一次见到他们,她落落大方的打了招呼。 全程,宋宥羲都只是在安静的挡一个护花使者,给叶栗夹菜,添水,不时注意叶栗的情况。 有人要给叶栗敬酒的时候,都被宋宥羲挡了下来。 这下,惹的不少人起哄:“宋中校,您和叶栗是什么关系啊,这么护着她。” 叶栗还没来得及解释,宋宥羲很淡的扫了一眼,立刻让对方禁了声,他倒是自顾自的解释:“我学妹。总不能把人介绍到这里来上班,顺带还把人推到虎口里,她可不会喝酒。” 周围的人又是一阵起哄。 其实叶栗会喝酒,而且酒量还很好,只是现在的情况,确确实实不适合喝酒。 被这么一闹腾,一晚上,除了聊公事外,所有人几乎都有意无意的把宋宥羲和叶栗扯到了一起,那种暧昧的声调,听的人几乎是忍俊不禁。 叶栗很大度,倒是任这些同事玩了一个痛快。 反而是宋宥羲雨鞋不好意思。 散了场的时候,宋宥羲不好意思的用手抓着自己的后颈,下意识的舔了舔唇:“这些人,闹的有些过了,你不要往心里去。” “不会。”叶栗笑,“这点段数,吓不到我的。” “也是。”宋宥羲点点头。 正想说什么的时候,电梯门停在了一楼,宋宥羲护着叶栗走了出去,结果,正巧一波人进来,叶栗被推了一下,直接扑到宋宥羲的身上—— 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。 叶栗还没来得及反应,忽然宋宥羲就沉沉的叫着叶栗:“栗栗——” 就在他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,有人叫着:“宥羲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 宋宥羲和叶栗同时看了过去,竟然是宋战铭的秘书,而宋战铭就在一旁站着,再看见叶栗和宋宥羲拉拉扯扯的时候,脸色变了变。 之前在军区总医院的事,宋宥羲送了一个女的去医院,那女的还怀孕了—— 这事,于建英一句话没提过,但是那风声还是传到了宋战铭的耳朵里,宋战铭直觉就认为那女的是叶栗。 毕竟,能让宋宥羲正儿八经的把人带到自己面前的,也就只有叶栗。 下意识的,宋战铭看向了叶栗的肚子,但在大衣的遮挡下,宋战铭又看不出所以然。 “爷爷,您怎么在这?”宋宥羲挑眉,但是从容不迫的问着。 叶栗礼貌的点头,叫着:“宋爷爷。” “哼。”宋战铭冷哼一声,“你这混蛋小子,这段时间要提干了,你倒是好,动不动就离开部队,请假,什么事都来了!” 宋宥羲就任宋战铭骂着,也不回嘴。 倒是叶栗尴尬的站在一旁没吭声。 一直到宋战铭骂过了,宋宥羲转转头:“爷爷,您骂完了?骂完了我就要走了,毕竟晚了不出现在部队里,能被您骂到臭头。” 宋战铭:“……” 然后,宋宥羲就大大方方的牵着叶栗,朝着餐厅外走去。 还真是一点面子不给宋战铭。 宋战铭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,差点高血压都犯了:“你看看,这都什么混事,老子真是该弄死他!” “您舍不得的。”秘书倒是了解宋战铭。 宋战铭冷哼一声:“去,把那叶栗的情况给我查了。” “是。”秘书恭敬的应着。 ……

“陆小姐给了他一笔钱,叫他只要把操控的仪器装到上面就可以i了。别的什么事都不需要做。这的情况下,他才动心了。所以他把那个仪器装上去了。” 徐铭说的很快:“那个仪器是远程操控的。并不需要人在现场就可以操控那个仪器。所以才会出现那太天的事情。” 陆南心在监控里始终都在盯着叶栗。 陆南心没离开陆氏集团以前是陆氏的公关部总监,对陆柏庭的行程不可能不了解,也知道这样的场合叶栗必须会出现。 叶栗也必须要下工地。 只要叶栗能到控制仪的控制范围,那么她都有办法置叶栗于死地。 只是,谁都没想到,陆柏庭冲了过来,让叶栗逃过这一次。而显然陆南心也没算到这一点,她不想让陆柏庭出事,所以那个机器臂最终才没有完全的砸下来。 不然的话,现在陆柏庭就不可能还活着坐在徐铭的面前。 徐铭把这个情况如实的告诉了陆柏庭,陆柏庭却始终一言不发。 “陆总,您要怎么做?”徐铭问着陆柏庭。 这件事,牵扯的人和事已经超出了徐铭的控制范围,所以,徐铭必须请示陆柏庭。 “南心人在哪里?”陆柏庭淡淡的问着。 徐铭摇头:“对不起,是我无能。我始终找不到陆小姐。就好似把丰城翻遍了,也没办法找到陆小姐。” “你信她可以这样藏着吗?”陆柏庭问。 徐铭没说话。 他很清楚,如果没人在背后帮着陆南心的话,那么,陆南心就不可能这么藏了这么久的时间不出现的。 某种情况上来说,叶栗矫情,但是叶栗却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,而陆南心矫情,却并不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。 真的不适宜的环境,他躲不了那么久。 就好似在法国,没人操控她的一切,她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在法国,很可能已经第一时间跑回来说委屈了。 以前陆柏庭不觉得,而现在陆柏庭却对这样的行为格外的反感。 “陆总。”徐铭忽然抬头,“霍擎苍已经抵达丰城了。” “住哪里?”陆柏庭继续问。 徐铭的表情有些奇怪,而后说着:“在四季酒店。按理霍擎苍会住到自己的别墅,结果却在四季酒店,这点让人有些捉摸不透,何况,霍擎苍就没打算隐瞒自己的行踪。” 霍擎苍的脾气,徐铭也是知道一二的。 除非必要,不然霍擎苍不会选择住酒店,这人在世界各地都置产,就是为了可以回自己的地盘睡觉。 那是霍擎苍这样特殊身份的人的一种警惕,天生的警惕。 而如今却选择放弃自己的主宅,而住在酒店,这—— “找霍擎苍的住宅。”陆柏庭一字一句的说着。 徐铭瞬间恍然大悟:“您怀疑——” 陆柏庭怀疑陆南心在霍擎苍的地方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一切都变得合情合理起来,只要是在霍擎苍住的地方,又没私自离开的话,确确实实他们没办法找到陆南心。 “我知道了。”徐铭应声,“如果找到陆小姐呢?”

现在,叶栗无动于衷,那应该伤到多深。 叶峻伊的眸光越来越沉,管家一次次的汇报陆柏庭的情况,一直到叶峻伊处理完所有的事情,陆柏庭仍然不曾从叶家大宅的门口离开。 此刻,已经凌晨2点30分。 …… 叶栗半睡半醒的,听着窗外的雨声,一动不动的,甚至她不知道现在是几点,白天和黑夜对于叶栗而言,都已经是一个颜色。 她很安静的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 查看叶栗情况的佣人每隔一小时都会进来看一次,避免出现任何的意外。 “你说,好好的,小姐怎么和陆总就闹成这样了。” “是啊,以前小姐多喜欢陆总。丰城多少人要追小姐,但是小姐的心全都在陆总的身上,就连叶家发生了这么多事,小姐还是和陆总结婚了。” “没用,再喜欢也是小姐一个人的事,陆总不爱小姐啊,要真爱的话,怎么会把小姐的角膜给了陆南心。” “可是,陆总现在还在外面站着,而之前被少爷打的那么惨——” …… 细碎的议论,一字不差的传到了叶栗的耳朵里。而佣人在确定叶栗没任何情况后,又已经安静的退了出去。 在佣人离开后,叶栗几乎是机械而麻木的坐了起来,那眼神下意识的看向了落地窗的方向。 陆柏庭在外面? 她以为陆柏庭不会再追来了。 陆柏庭这样心高气傲的人,根本禁不起任何人的嘲讽,更不用说,自己里子面子都不曾给陆柏庭留。 而这人竟然追来了,还在雨里站了这么长的时间。 呵呵—— 叶栗笑的嘲讽。 她安静的下了床,按照记忆的位置,小心翼翼的朝着落地窗的方向走去,微微拉开了窗帘,明明看不见,但是仿佛这样就可以感知的到陆柏庭的存在。 陆柏庭取自己的角膜,是为了不愧对自己的良心。 那么,现在陆南心的手术成功个,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是为了赎罪吗? 她真的不稀罕。 叶栗从来没发现自己的心可以冷静到这样的地步,很长的时间,她以为自己的心脏只随着陆柏庭的情绪跳动。 而如今,仿佛所有的事,都已经惊不起任何的波澜。 叶栗很安静的站着,倚靠在窗边,一点睡意都没有。 …… 同一时间,一动不动站着的陆柏庭,眸光忽然明亮了起来,他看见了叶栗的房间有了动静,在那微微拉开的窗帘里,叶栗纤细的身影出现在陆柏庭的眸光底。 有片刻,陆柏庭的身形僵硬,手机在手中紧紧的攥了起来。 下一秒,他直接拨打了叶栗的手机。 但是,叶栗的手机一遍遍的想着,却始终无人接听。 而窗户边的人,也一直不曾离开,就这么安静的站着。 陆柏庭缓缓的闭眼,他太清楚叶家大宅的每一个构造,甚至那是怎么都抑制不了的冲动,他想进去见到叶栗。 就算不从正门进去,陆柏庭也可以抵达叶栗的房间。 那是当年,叶栗进入自己房间的时候,惯用的手段。

但这个游艇和叶栗开过来的游艇比起来,就显得大上了许多,上下层的格局,叶栗不敢掉以轻心。 忽然,叶栗的耳边传来声音:“栗栗,你在哪里?陆南心把你的游艇定位给抹掉了,我们现在完全找不到你的位置了。” 宋宥羲的声音,在风里断断续续的,显得含糊不清。 但是叶栗听明白了:“估计是中计了,你别来。” 可是,叶栗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她的眸光一紧,看向了不远处一架在狂欢的游艇,就这么肆意的停靠在海上,灯火通明的。 而在甲板上,她却清清楚楚的看见了陆南心的身影冲着自己笑。 叶栗想也不想的冲着陆南心喊着:“陆南心。” 但海上的风声已经彻底的盖掉了所有的声响。 陆南心身后的人,把垂危的小九就这么挂在了甲板上,只要他们一松手,小九就会轻易的从甲板上掉下来。 而小九的身上还捆绑了重物,直接沉入海底,连生还的机会都没有。 叶栗的脸色变了又变。 她距离陆南心并不远,大概也就是四五十米的距离,两艘游艇都是没油的,根本不可能在第一时间抵达陆南心的面前。 而她的手机信号,在海面上,忽有忽无的。 就连宋宥羲,也都跟着失去了联系。 陆南心那样的姿态,就好似在示威,和叶栗示威。 忽然,从船舱内传来了陆南心的声音:“叶栗,一个人在海面上,是不是觉得很惶恐,从小被众星拱月捧着的小公主,却落得这样的下场?想救他,当然可以,你从游艇上跳下去,我看着你沉入海底,我就放了他。” 说着,陆南心猖狂的笑了起来。 叶栗的手心攥着拳头。 她当然没这么傻,她要真的跳下去死了,小九也必死无疑。 叶栗的眸光飞快的快着周围的环境,脑子转着,想着最快的办法。 在四面孤立无援的时候,叶栗只能逼着自己冷静。 “怎么,舍不得跳吗?”陆南心的声音变得凌厉起来。 叶栗看着对面的甲板上,小九已经被放下来一点了,距离并不远,叶栗的视力很好,看的出小九现在已经彻底的昏迷没了反应。 “也是,叶小姐多怕死人的。”陆南心自言自语又说了,“既然这么怕死,怎么舍得跳下去呢!那既然这样,叶小姐就来吧。” “陆南心。”叶栗叫着。 而小九就这么在叶栗的惊呼声里,被陆南心一点点的放了下来,一艘救生艇忽然出现,小九落在救生艇上,救生艇就这么顺着海面漂浮了起来。 救生艇完全失去了控制。 这样漂的话,结果可想而知。 叶栗顾不得那么多,快速的找到了船内的救生艇,直接朝着小九的方向驶去。 小九始终就没清醒过。 叶栗全神贯注的,顾不得周围可能潜藏的危险,而陆南心就始终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栗。 陆南心那嘴角的冷笑越发的明显起来:“可以通知警察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