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男子被撞飞身亡,上海两个男子溺水身亡,男子驾车坠河身亡保险,江苏昆山男子反砍身亡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3:15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这不用你来说。”我的心又是一沉。

“我看看。”老头回过头,看了一下身后的日历,“哦,今天是3月24号。”

于是,我把玉婷与师文的微信记录都看了一下,这一下,我真是触目惊心了!

于是,我把玉婷与师文的微信记录都看了一下,这一下,我真是触目惊心了!最后的铁甲列车

我的大脑开始混乱了,我实在无法理解,为什么前一秒我还在2019年8月24日晚上的酒店里,这一眨眼,我竟然就出现在2019年3月24日下午的这家小店里?

可是,她穿的是高跟鞋,而不是玉婷常穿的那种运动鞋,所以跑得并不快。所以,三步两步,我就已经追了上去,一把抓住了她。

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马上就把手收了回去,可我还是感觉到了她的不安。可是,这是为什么呢?

“知道了。”这段台词我当然知道,不用劳你老人家多说。

“算了,我自己回去了。”玉婷狠狠推开了我。

手机铃声还在响着,我只得站起身,拿起了手机。

玉婷并不在屋里,几个小时之前,她还静静地躺在这张床上,但她现在已经离开了。

这时候,我的目光,忽然就落在了玉婷的遗物,她的那部手机上······

“别紧张,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再说!”于曼丽却比我冷静得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