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湘火炬火花塞,火花塞哪家好,极燃火花塞 骗局,火花塞的作用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6:20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楚瑾儿,你不准胡说。”瑜琊气恼的瞪着她。

第502章阿楚没内力 轩辕炙眸色清冷,剑式如同疾风暴雨,一招紧似一招。 宇文景瑞愤怒的回击,这一交手才发现,自己根本不是轩辕炙的对手。他心内大急,冷声道,“阁下,我有急事,如果你肯住手,我出一万两白银。” “原来苍隼国大皇子的命,也不过才值一万两。”轩辕炙语带讥讽。手上的招式更快更急,宇文景瑞招架不住,已经连连后退。 忽然他脸色一变,哎呀一声,抱住左手臂,怒声质问楚倾瑶,“是不是你给我下的毒?” 楚倾瑶已经吃下了全部的解药,脸色依然苍白,却笑得动人心魄,“宇文景瑞,这是你掐我的代价,这毒将会跟随你一生一世。” 宇文景瑞只觉得手臂钻心似的疼,直接撕开衣袖,向手臂上看去。只见他手臂上的肉已经开始腐烂,冒出黄色的脓水,看着令人作呕。 “楚倾瑶,你忘了我师父是谁了吗?这天下间还没有他解不了的毒。”他说得自信,只是眼中升腾的怒火已经暴露了他心中的愤怒。 他竟然被楚倾瑶下毒了,这怎么可能? 可事实告诉他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 他舞动长剑,就向楚倾瑶冲来。轩辕炙一剑将他拦住,“宇文景瑞,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?有本事,我们好好打一场。” “滚!你是个什么东西?”宇文景瑞一脸怒色。 他明明已经控制住了楚倾瑶,却还是被她下了毒。他觉得羞辱,觉得愤怒,此时,他只想杀了她,以泄心头之恨。 轩辕炙剑走龙蛇,又狠又快,只见银光一闪,他的长剑直接刺中宇文景瑞左手臂。他痛呼一声,如同一道残云逃循而去。 轩辕炙担心楚倾瑶,也没打算去追。他回身抱住她,自责的道,“阿楚,我来晚了。” “不晚,我还没上船。”楚倾瑶已经有了些力气,伸出双臂环住他的腰。 “这里不安全,我先带你离开。”刚才他们两人打斗,已经引起别人注意了。 轩辕炙抱紧楚倾瑶,全力往远处奔去。等身后的码头消失不见,他才道,“阿楚,你的毒可都解了?” “嗯,没事了。”楚倾瑶试着运功,发现身体里还是没有内力。沮丧的道,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内力。” 轩辕炙停下来,“应该是宇文景瑞为了防止你逃跑,给你服了两种相克的药物,你查不到中毒,却能让内力尽失。” “那怎么办?”她很是焦急。 “没事,等过两天药力消失,你就能恢复正常了。”轩辕炙知她不习惯,赶紧安慰,“这两天有我在,不会再让人伤害到你。” 楚倾瑶放下心来,窝在他怀里,听着耳畔吹过的风声,满意的进入了梦乡。 自从她在马车上醒来,就一直没敢睡觉。如今看到了轩辕炙,终于可以放心睡了。轩辕炙一低头,就看到她熟睡的小脸,心瞬间柔成了一汪水。 阿楚,我的阿楚,让你受委屈了。 以后,我再也不会! “王爷,上马吧!”随后赶上来的七杀从马上跳下来。 轩辕炙横了他一眼,阿楚睡得这么香,上马万一惊醒了怎么办?他继续向前飞掠,直到傍晚时,停到了一处山庄外。 七杀认出来了,这是王爷名下的一处产业。他还是在几年前,跟随王爷在此住过一晚。 他赶紧上前叫门,管事的一见是他,立刻道,“七杀,我听说王爷出事了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 “我还没死。”不想他多话吵到阿楚,轩辕炙直接开口。 管事的已经听出是王爷的声音,刚要跪下请安,就被七杀拉了起来。让他赶紧去准备房间,王爷赶路累了。 楚倾瑶已经醒了,对轩辕炙道,“先放我下来。” 轩辕炙把她放下,一脸关心,“阿楚,你可感觉到有哪里不舒服?” “没有。”楚倾瑶故作轻松的道,“宇文景瑞那么狡猾,我以为不会有人来救我了。正想着去尝尝冰河的滋味,你就出现了。” 轩辕炙却听出了她话里的委屈,满是愧疚,“阿楚,是我的错,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。”只要我活着,就会一直陪着你。 他已经把天琼国内的事情全部安排好,以后,阿楚在哪,他就在哪! 楚倾瑶眼神一亮,“你来陪我,天琼怎么办?” “天琼是澈儿的责任,阿楚……你才是我的责任。” 管事的小跑着回来,“王爷,房间已经打扫好了,请王爷王妃移步。” 把王爷和王妃领到房里后,管事的见七杀站在外面,就跑了过来,“七杀,我听人说王爷前些日子被境主关到了冰河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“王爷的消息,不得外传。”七杀说完,就冷着脸不再搭理他。 房间里,楚倾瑶与轩辕炙正在对视。 他心疼的抚上她消瘦的脸颊,“阿楚,我向你保证,一定亲手割下宇文景瑞的脑袋,为你报仇。” “想要他脑袋的人太多,也许轮不到我们。”楚倾瑶眼神清澈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颜。 “轩辕炙,你是怎么知道我要被带去昆仑境的?”她问。 “我本来是去看你的,在路上遇到了回去报信的暗卫,知道你被宇文景瑞劫持了。联想到他是童芜的徒弟,只有把你带到昆仑境才能确保万无一失。其他任何一个地方,哪怕是医门,我们都能把你救出来。” “可惜他机关算尽,却遇到了对手。轩辕炙,你好厉害。”楚倾瑶把脸在他手掌里蹭了蹭,一副小女儿形态。 轩辕炙把她拥到怀里,“阿楚,你又忘了应该叫我什么。” “啊?”楚倾瑶愣了一下,马上改口,“炙,嘻嘻,我忘了嘛!” “阿楚,吴尚和宇文景瑞都在苍隼国,你以后还是别去了。那边的事情,交给我来办。”轩辕炙轻吻了下她的眼睑。 “我要和你一起去。”楚倾瑶勾住他脖子,将他的头拉下来,与自己额头相抵,“有你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 他笑起来,声音带着嘶哑,“阿楚,那我们就一起去。” 稍晚些时候,听到七杀在外面对送热水的人道,“放下吧!我送进去。” 轩辕炙伸手将床幔放下,听着七杀将浴桶倒满水。开口道,“送信给七绝,告诉他们王妃没事了。” “属下马上去安排。” 屋子里安静下来,轩辕炙伸手替她脱去外衣,“阿楚,沐浴之后我们好用饭。看看你,瘦了好多。” 他满脸心疼,脱衣服的动作都轻柔了几分。楚倾瑶心慌的道,“我自己来吧!” 他吻上她的额头,“阿楚,你没内力。” “嗯,我没内力,可是脱衣服需要用内力吗?”楚倾瑶瞪着他,这人明摆着是占便宜。 “可是一会要搓澡啊!你又没内力。”轩辕炙笑起来,手上动作加快,已经替她脱掉了外衣。 然后略一弯腰,抱起她走向浴桶。 当温热的水包裹住楚倾瑶时,她疲惫了多日的身心舒服的发出一声嘤咛,瞬间羞红了脸。轩辕炙将自己的衣衫褪去,两人共同洗了一场鸳鸯浴。出来时,替楚倾瑶穿好衣裳,才叫七杀开饭。 “炙,这是哪里?我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楚倾瑶怕宇文景瑞逃回去后,会狗急跳墙对冰长老他们下手。 “这是我名下的庄子,我们在这里住一晚,明早再走。” “东方铎已经到了苍隼国,帝凤鸣正在给他医治。”楚倾瑶蹙眉,“如果他的身子真好了,对无双会很不利。” “阿楚,是你太多虑了。帝凤鸣是什么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没有谁愿意被别人威胁,他肯定会留后手,不会让东方铎好过。”这点他可以肯定。 东方铎就算好了,没准哪天也会莫名其妙的死去,就像曾经的轩辕啸。 “也对,帝凤鸣怎么可能受制于人。” 说到帝凤鸣,楚倾瑶自然的就想到了帝凤舞,她眉眼含笑,“轩辕炙,帝凤鸣叔家有个妹妹,叫帝凤舞,貌美如花,很喜欢漫天妖呢!” 轩辕炙有些惊讶,又觉得理所当然,可他绝不会承认漫天妖优秀。 “漫天妖呢,什么意思?他可喜欢帝凤舞?”他问。 “不好说,也许以后会喜欢。”楚倾瑶叹息。 帝凤舞为了救漫天妖,都能用身子替他挡剑,这要再不是真爱,她都不相信爱情了。只是漫天妖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,竟然一点都不感动。 她想好好劝劝他,又怕惹恼了他。 可她真的不想他错过一段好姻缘,帝凤舞虽然无父无母,可她身后有整个素衣阁,不管是人品还是出身,他们两个都是绝配。 “漫天妖的事,让他自己费心去。阿楚,你不准想他。”轩辕炙眸色如海,醋味十足。 晚饭就摆在外间,满满一桌子的菜肴,看得人食欲大动。他们已经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,所以吃得特别温馨。 饭后,两人回到床上相拥而眠。天亮之后,同乘一骑,直奔苍隼国而去。加我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502章阿楚没内力 轩辕炙眸色清冷,剑式如同疾风暴雨,一招紧似一招。 宇文景瑞愤怒的回击,这一交手才发现,自己根本不是轩辕炙的对手。他心内大急,冷声道,“阁下,我有急事,如果你肯住手,我出一万两白银。” “原来苍隼国大皇子的命,也不过才值一万两。”轩辕炙语带讥讽。手上的招式更快更急,宇文景瑞招架不住,已经连连后退。 忽然他脸色一变,哎呀一声,抱住左手臂,怒声质问楚倾瑶,“是不是你给我下的毒?” 楚倾瑶已经吃下了全部的解药,脸色依然苍白,却笑得动人心魄,“宇文景瑞,这是你掐我的代价,这毒将会跟随你一生一世。” 宇文景瑞只觉得手臂钻心似的疼,直接撕开衣袖,向手臂上看去。只见他手臂上的肉已经开始腐烂,冒出黄色的脓水,看着令人作呕。 “楚倾瑶,你忘了我师父是谁了吗?这天下间还没有他解不了的毒。”他说得自信,只是眼中升腾的怒火已经暴露了他心中的愤怒。 他竟然被楚倾瑶下毒了,这怎么可能? 可事实告诉他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 他舞动长剑,就向楚倾瑶冲来。轩辕炙一剑将他拦住,“宇文景瑞,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?有本事,我们好好打一场。” “滚!你是个什么东西?”宇文景瑞一脸怒色。 他明明已经控制住了楚倾瑶,却还是被她下了毒。他觉得羞辱,觉得愤怒,此时,他只想杀了她,以泄心头之恨。 轩辕炙剑走龙蛇,又狠又快,只见银光一闪,他的长剑直接刺中宇文景瑞左手臂。他痛呼一声,如同一道残云逃循而去。 轩辕炙担心楚倾瑶,也没打算去追。他回身抱住她,自责的道,“阿楚,我来晚了。” “不晚,我还没上船。”楚倾瑶已经有了些力气,伸出双臂环住他的腰。 “这里不安全,我先带你离开。”刚才他们两人打斗,已经引起别人注意了。 轩辕炙抱紧楚倾瑶,全力往远处奔去。等身后的码头消失不见,他才道,“阿楚,你的毒可都解了?” “嗯,没事了。”楚倾瑶试着运功,发现身体里还是没有内力。沮丧的道,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内力。” 轩辕炙停下来,“应该是宇文景瑞为了防止你逃跑,给你服了两种相克的药物,你查不到中毒,却能让内力尽失。” “那怎么办?”她很是焦急。 “没事,等过两天药力消失,你就能恢复正常了。”轩辕炙知她不习惯,赶紧安慰,“这两天有我在,不会再让人伤害到你。” 楚倾瑶放下心来,窝在他怀里,听着耳畔吹过的风声,满意的进入了梦乡。 自从她在马车上醒来,就一直没敢睡觉。如今看到了轩辕炙,终于可以放心睡了。轩辕炙一低头,就看到她熟睡的小脸,心瞬间柔成了一汪水。 阿楚,我的阿楚,让你受委屈了。 以后,我再也不会! “王爷,上马吧!”随后赶上来的七杀从马上跳下来。 轩辕炙横了他一眼,阿楚睡得这么香,上马万一惊醒了怎么办?他继续向前飞掠,直到傍晚时,停到了一处山庄外。 七杀认出来了,这是王爷名下的一处产业。他还是在几年前,跟随王爷在此住过一晚。 他赶紧上前叫门,管事的一见是他,立刻道,“七杀,我听说王爷出事了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 “我还没死。”不想他多话吵到阿楚,轩辕炙直接开口。 管事的已经听出是王爷的声音,刚要跪下请安,就被七杀拉了起来。让他赶紧去准备房间,王爷赶路累了。 楚倾瑶已经醒了,对轩辕炙道,“先放我下来。” 轩辕炙把她放下,一脸关心,“阿楚,你可感觉到有哪里不舒服?” “没有。”楚倾瑶故作轻松的道,“宇文景瑞那么狡猾,我以为不会有人来救我了。正想着去尝尝冰河的滋味,你就出现了。” 轩辕炙却听出了她话里的委屈,满是愧疚,“阿楚,是我的错,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。”只要我活着,就会一直陪着你。 他已经把天琼国内的事情全部安排好,以后,阿楚在哪,他就在哪! 楚倾瑶眼神一亮,“你来陪我,天琼怎么办?” “天琼是澈儿的责任,阿楚……你才是我的责任。” 管事的小跑着回来,“王爷,房间已经打扫好了,请王爷王妃移步。” 把王爷和王妃领到房里后,管事的见七杀站在外面,就跑了过来,“七杀,我听人说王爷前些日子被境主关到了冰河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“王爷的消息,不得外传。”七杀说完,就冷着脸不再搭理他。 房间里,楚倾瑶与轩辕炙正在对视。 他心疼的抚上她消瘦的脸颊,“阿楚,我向你保证,一定亲手割下宇文景瑞的脑袋,为你报仇。” “想要他脑袋的人太多,也许轮不到我们。”楚倾瑶眼神清澈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颜。 “轩辕炙,你是怎么知道我要被带去昆仑境的?”她问。 “我本来是去看你的,在路上遇到了回去报信的暗卫,知道你被宇文景瑞劫持了。联想到他是童芜的徒弟,只有把你带到昆仑境才能确保万无一失。其他任何一个地方,哪怕是医门,我们都能把你救出来。” “可惜他机关算尽,却遇到了对手。轩辕炙,你好厉害。”楚倾瑶把脸在他手掌里蹭了蹭,一副小女儿形态。 轩辕炙把她拥到怀里,“阿楚,你又忘了应该叫我什么。” “啊?”楚倾瑶愣了一下,马上改口,“炙,嘻嘻,我忘了嘛!” “阿楚,吴尚和宇文景瑞都在苍隼国,你以后还是别去了。那边的事情,交给我来办。”轩辕炙轻吻了下她的眼睑。 “我要和你一起去。”楚倾瑶勾住他脖子,将他的头拉下来,与自己额头相抵,“有你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 他笑起来,声音带着嘶哑,“阿楚,那我们就一起去。” 稍晚些时候,听到七杀在外面对送热水的人道,“放下吧!我送进去。” 轩辕炙伸手将床幔放下,听着七杀将浴桶倒满水。开口道,“送信给七绝,告诉他们王妃没事了。” “属下马上去安排。” 屋子里安静下来,轩辕炙伸手替她脱去外衣,“阿楚,沐浴之后我们好用饭。看看你,瘦了好多。” 他满脸心疼,脱衣服的动作都轻柔了几分。楚倾瑶心慌的道,“我自己来吧!” 他吻上她的额头,“阿楚,你没内力。” “嗯,我没内力,可是脱衣服需要用内力吗?”楚倾瑶瞪着他,这人明摆着是占便宜。 “可是一会要搓澡啊!你又没内力。”轩辕炙笑起来,手上动作加快,已经替她脱掉了外衣。 然后略一弯腰,抱起她走向浴桶。 当温热的水包裹住楚倾瑶时,她疲惫了多日的身心舒服的发出一声嘤咛,瞬间羞红了脸。轩辕炙将自己的衣衫褪去,两人共同洗了一场鸳鸯浴。出来时,替楚倾瑶穿好衣裳,才叫七杀开饭。 “炙,这是哪里?我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楚倾瑶怕宇文景瑞逃回去后,会狗急跳墙对冰长老他们下手。 “这是我名下的庄子,我们在这里住一晚,明早再走。” “东方铎已经到了苍隼国,帝凤鸣正在给他医治。”楚倾瑶蹙眉,“如果他的身子真好了,对无双会很不利。” “阿楚,是你太多虑了。帝凤鸣是什么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没有谁愿意被别人威胁,他肯定会留后手,不会让东方铎好过。”这点他可以肯定。 东方铎就算好了,没准哪天也会莫名其妙的死去,就像曾经的轩辕啸。 “也对,帝凤鸣怎么可能受制于人。” 说到帝凤鸣,楚倾瑶自然的就想到了帝凤舞,她眉眼含笑,“轩辕炙,帝凤鸣叔家有个妹妹,叫帝凤舞,貌美如花,很喜欢漫天妖呢!” 轩辕炙有些惊讶,又觉得理所当然,可他绝不会承认漫天妖优秀。 “漫天妖呢,什么意思?他可喜欢帝凤舞?”他问。 “不好说,也许以后会喜欢。”楚倾瑶叹息。 帝凤舞为了救漫天妖,都能用身子替他挡剑,这要再不是真爱,她都不相信爱情了。只是漫天妖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,竟然一点都不感动。 她想好好劝劝他,又怕惹恼了他。 可她真的不想他错过一段好姻缘,帝凤舞虽然无父无母,可她身后有整个素衣阁,不管是人品还是出身,他们两个都是绝配。 “漫天妖的事,让他自己费心去。阿楚,你不准想他。”轩辕炙眸色如海,醋味十足。 晚饭就摆在外间,满满一桌子的菜肴,看得人食欲大动。他们已经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,所以吃得特别温馨。 饭后,两人回到床上相拥而眠。天亮之后,同乘一骑,直奔苍隼国而去。加我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最后的铁甲列车

一旁的黄万和,一听说瑜琊不想嫁了,急忙道,“瑜琊,以后你想家了,我每年都带你回来,我们还可以把夫人接过去,这们你就不用惦记她了。”

“凌墨表哥,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娘?我娘是姐姐的养母,她成亲不告诉家里,就是不对。要不是有皇上的亲口赐婚,沁儿都要以为你们这是要私奔了。”

第410章没有活路了 轩辕火的名声有多差,他非常清楚。就算他对天琼怀有二心,也不会选他。三皇子就比他的名声好上不少,若是选择,他自然要选三皇子。 “右相大人,本王可是比老三强百套,本王有军权在手,你问问老三,他有什么?”轩辕火就像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一样。 “南王怕是对老夫有所误会,当今圣上贤明,我只想安心做好我的右相。”林延安极善伪装,要不然也不会熬到如今的位置。 轩辕火冷笑,“右相大人这些话,也就骗骗别人,本王绝对不信。你和北宫子鸢的关系,本王一清二楚,逼急了本王,定会让你后悔终身。” 林延安一惊,摸不清他是不是在故弄玄虚。沉吟着,并没有接话。 “收起你那一套忠心的说词,机会只有一次,你不珍惜,本王马上就把林宛如交给皇上。严刑拷打之下,看你的宝贝女儿能不能为你守口如瓶!”轩辕火恼怒。 林延安心里一突,林宛如对他一直是阴违阳违,以前还不敢太过忤逆,但王林一死,那个臭丫头怕是已经彻底恨上自己了。 他目中露出一缕精光,“南王想如何?” “我要那个位置。”轩辕火向上指了指,一点都不掩饰。 林延安打量着他,“你手上的兵权,成不了你的倚仗,皇上能给你,就能收回去。” “我还有滇南的十万大军!”轩辕火脸上现出凶狠之色,这才是他真正的倚仗。 “南王莫不是在诓我?滇南的军权早就被皇上收了回来,若是滇南王寒修远没死,或许他还能调动自己的亲卫军队,至于南王你……” 林延安把话说到这,接下来的意思,谁都明白。 轩辕火却露出一抹得意,“你以为我外公在滇南盘踞多年,就一点后手没给本王留下?他早就在那边私自雕刻了一枚属于他自己的军符,只要本王有一日去了滇南,那些大军就会全部归顺于我。” 林延安见他不似说假,再加上林宛如也确实不可靠,缓了缓语气,“既然南王如此有把握,那本相便信你一信。” “右相大人果然有眼力。”轩辕火笑道。 “我要见一见太后娘娘。”林延安露出一抹慈父的神情,“宛如一直是我的掌上明珠,如今被逼着出宫,可想而知,她在宫里过得有多艰难。” “好,哪日右相大人方便,便可过府一见。”既然要合作,轩辕火便拿出自己的诚意。 林延安想了想,宛如在宫里失踪,炙王查得正严,还是派个下人过去保险。 两人敲定之后,轩辕火就回了南王府。到了府上,就听下人说,今日给林宛如送饭时,她吃了一口就跑到外面大吐特吐。 “请府上的大夫去看看。”他还想着利用林延安,可不希望林宛如有事。 大夫去见林宛如,说是南王担心她,让他来请脉。林宛如把头摇得如同拨浪鼓,“我没事,有牢大夫了。还请大夫回去后,替我谢谢南王。” 大夫见她脸色有些发白,担心的道,“还是让老夫看一看,我观……你面色,似乎有些不妥。” “我没事,真的不用。”林宛如怀着身孕,哪敢让人诊脉。 大夫回去后,把这边的情况和轩辕火一说。轩辕火疑心顿起,“你说她死活不让诊脉?” “是。” “你同本王前去,本王倒要看看,她到底有什么背人的地方。”轩辕炙不允许林宛如有秘密。只有掌控了一切,他才能更好的利用林延安,让他死心踏地的为自己卖命。 林宛如见大夫去而复返,心就咯噔一下。 她强稳住心神,对上轩辕火的双眼,“南王急匆匆的过来,可是有事?” “本王听说娘娘身体有恙,特意带了大夫过来,让他帮娘娘看看。”轩辕火的话,让大夫一惊,很快又低下头,装作什么都没听见。 林宛如大急,勉强压下心头慌乱,笑了笑道,“我好得很,南王多心了。” 轩辕火可没空跟她拐弯抹角,两步过来,扯住她手臂,把她推到榻上坐好。对着大夫吩咐,“过来给她诊脉。” 见林宛如挣扎,他冷笑,“娘娘要是觉得力气能大过本王,就尽管反抗。” 林宛如一懵,心酸的道,“南王又何必如此对我?我与你往日并无冤仇。” “只要娘娘乖乖的,我就不会为难你。”轩辕火示意大夫上前来。 大夫诊脉的时候,林宛如往回缩了两回手,惹得轩辕火很是不满,怒声道,“娘娘不肯让大夫碰你,还能怀上了孩子不成?” 林宛如脸色一白,“南王,休得胡说!” “胡不胡说,娘娘还是配合一下好,否则,本王把人打晕了,一样可以查出来。”轩辕火道。 自知躲不过去,林宛如也认命了。怀了孩子的事,根本瞒不住大夫。半晌,大夫收回手,犹豫的看了她一眼。 “如何?”轩辕火问。 “王爷,如果老夫没诊错,娘娘是有了身孕。” 轩辕火愣了一下,“多久了?” “从脉相上来看,也就刚一个月。” 轩辕火讥讽的看向林宛如,“孩子是谁的?” “你别问了,我不会说的。”林宛如一张脸青红交加。 轩辕火冷笑,“老东西死了要半年了,你竟然给他戴了绿帽子。林宛如,你胆子倒是不小哇!” 林宛如涨红着脸,既羞愧又悲凉。如果脚下能有个地缝,她都想一头钻进去。面前的人可是她丈夫的儿子,她就是脸皮再厚,也觉得无地自容。 “告诉本王,孩子的父亲是谁,本王就替你保密。”轩辕火的心思很简单,想看看孩子父亲能不能为他所用。 见林宛如不回话,他忽然掐住她的下巴,强迫她看向自己。被他一逼,林宛如倒是开了口,“孩子的父亲已经死了。” 轩辕火冷笑,“深宫里根本没有男人,除了太监就是皇上,我亲爱的母后,不会是皇上爬上了你的床,想要让你给他生个孽种吧!” 他说完,又觉得可能性不大。 便故意道,“既然皇上做了对不起父皇的事,那我马上带你去找炙王,让他替你做主。” 听说去见炙王,林宛如吓得两脚发软,身子就往轩辕火身上倒去。轩辕火厌恶的推开她,“本王给你一天时间考虑,如果你不说出那人是谁,我就把你的丑闻传得天下皆知。” “她已经死了,这个孩子没爹。”林宛如觉得头重脚轻,扶着桌子勉强站稳。 轩辕火却听出了不同的意味,冷声道,“太皇娘娘好大的胆子,竟然与宫外男子私通,事成之后,怕是已经杀人灭口了吧?” 他边说边观察着林宛如,见她脸色惨白,已经没了血色,更加确定自己所料不差。刚要再说,就听林宛如道,“我是被宫里的侍卫强迫的,南王还是别问了。” 侍卫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? 轩辕火见林宛如羞愤的站在那里,身子不住的发抖,他愣了下,难道她说的是真的? 他冷笑,“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本王,本王不急。” 等他一走,林宛如就坐到了地上,哭得肝肠寸断。心底升起的那股绝望,要把她逼疯了,怎么想都只有死路一条。 然后,她扶着桌子站起来,狠了狠心,向着对面的柱子撞了过去。 轩辕火本来是想要回来警告一句林宛如的,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她想死。 他故意怕了半拍,只是轻轻的拉了她衣服一下,将她前冲的力道减弱,然后看着她砰一声倒下。额头上鲜血如注,看在他眼里,却是一片冷漠。 他转身出去,让人把大夫叫回来,给林宛如包扎。在确定人没事后,便回了书房。想了半天,叫来侍卫,让他避开炙王的眼线,去给林延安带个口信。 右相府。 “你说什么?娘娘怎么可能有了身孕?”林延安装成一脸震惊,心里却把林宛如骂得狗血淋头。 他已经在想法子救她了,她怎么如此不小心,这么快就让轩辕火发现了?真是个没用的东西。 他咬牙,愤声道,“我要见见宛如,她可说了孩子是谁的?” “具体的,属下并不知情。相爷要是想知道,不如去问我家王爷。”侍卫道。 “行了,你回去跟王爷说,我今晚要去看看女儿。”他要尽快解决这件事,绝不能让宛若把他供出来。 其实,他非常愿意和轩辕火合作,这样可以更快的搅乱天琼。只要天琼的内部乱起来,就离亡国不远了。 “相爷不如过几日再去,现在过去,很容易被炙王发现。”侍卫道。 “本相有分寸。”林延安恨不得立刻就去南王府。 当晚,他早早的就走出相府,进了花柳巷。 当他经过春风阁门前,瞬间想到了北宫子鸢和楚修晨。从赤罗国皇上的信中,他已经知道长公主回国后,又来了天琼。如今和楚修晨一样,都是一点消息也没有。 在他沉思之际,一名花枝招展的姑娘已经贴了上来,“这位爷,既然来了,怎么不进来啊!快快里面请。”加我"buding7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一个时辰后,贺兰厚德带着极光出现在炙王府。他一见到轩辕炙就跪到地上,“王爷,臣想出趟远门,还请王爷应允。”

“阿楚,不准乱说。”不等她说完,轩辕炙就按住了她的嘴。他轩辕炙的孩子,一定会顺风顺水的生下来。

她眸子里带着嘲讽,仿佛楚倾瑶的话非常可笑。

楚倾瑶白了他一眼,这妹妹还没认呢!就想要保护起来了。

皇后这摆明了是要拉拢他,难道主帅没看出来?